田北俊

自由黨黨魁、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將提出有關《基本法》第廿三條的動議辯論,就立法程序進行諮詢及討論。二〇〇三年七月懍於「七一」五十萬人遊行反廿三條立法及「倒董」,辭任行會,迫使廿三條立法草案擱置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今(十六)日出席商台節目,表示政府盡快作廣泛諮詢,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原因是中國只會愈來愈強勢,香港只會變得更弱勢。他說:「(中央)五年、十年後重強,到時討論都嘥氣,鍾意點立就點立。」

田北俊形容廿三條問題是「多餘」,因香港沒有多少人可做到港獨,而中央亦不擔心。他續稱,現時即使未立法,但從政府自二〇一四年佔中後的所謂行政手段,或者法庭判決來看,「立了廿三條和不立有多大影響呢?」他以立法會宣誓和參選資格被DQ等事為例,「我認為放在法例,好過他們『也文也武』什麼都可以做」他認為香港在廿三條立法上要「審時度勢」,但「度得愈遲,法例成立會愈來愈辣」,而目前香港在相關方面亦沒有本地法可依,「無王管」的情況導致港府和中央說了算。他又質疑為何不可以談港獨,認為可藉此商討為何行不通和不妥,惟目前中央和特區政府的立場是不可以談。

田北俊指出,〇三年立法版本寫明的「以言入罪係唔得,行動要暴力」,已經難以處理今日的問題,「如果當年廿三條過咗,這幾年發生的事是拉唔到佢哋 … 學生貼香港獨立,係有行動,唔係暴力。在FCC講嘢,是否算暴力行動?」他認為,今日再立廿三,必然較〇三年為辣,只是「睇下辣幾多」。 因此,他贊成自由黨議案,盡早透過廣泛諮詢就廿三條立法,「如果應廣泛諮詢港人意見,就算辣一些,中央肯接受,都有個『譜』。」他認為,現時23條未立法,反而無法可依,「而家反而任得政府、中央講晒 … 你睇最近劉小麗唔畀選,法例係咩先?… 根本無,無王管,唔係市民着數,是政府任得點做就點做。」

田北俊指出,香港有了廿三立法,起碼在意識型態上符合中央個別強硬人士的要求,「服侍了北京的『惡爺』,北京內的鷹派 … 那普選行政長官,又可否有信心一些?」他指出,中央內有鷹派、鴿派,「中央都好難做。」

二〇〇三年七月六日,時任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在香港立法會就《國家安全條例草案》進行二讀辯論前,一向支持法案條文內容的他突然宣布不支持於七月九日進行二讀,並即時辭去行政會議職務;特區政府於是連夜召開行政會議特別會議。由於欠缺自由黨於立法會的支持,條例草案將無法通過,當時行政長官董建華於7月7日凌晨宣布撤回草案。董建華撤回草案後稱,政府並無立法時間表,政府在得到社會的支持時才展開立法程序。董建華其後委任周梁淑怡接替田北俊出任行政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