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峰會於前幾天業已閉幕,令人最驚詫的不是各國領袖身上紅黃交雜的所謂新幾內亞民族服裝,亦不是美國副總統彭斯與中共主席習近平的針鋒相對,而是APEC成立近30年以來,破天荒首次未能公布共同宣言。

乍看新聞,外人不知內情,還在推測宣言破局原因,然而,今天《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一篇題為(Inside China’s tantrum diplomacy’ at APEC)的文章,筆者斗膽譯為(中國在APEC的躁狂式外交),揭露了中共外交官在峰會期間的「惡行」,更指出中國是導致共同宣言破局的始作俑者。其所謂惡行包括:

一、 阻止國際傳媒採訪

Josh Rogin引述美國官員指出,中共禁止各國媒體和當地媒體採訪習近平與別國領導人的會談,只允許中共官媒報導。

二、硬闖新幾內亞外長辦公室兼大吼大叫

中共官員要求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外交部長舉行會談被拒,遂試圖硬闖外長辦公室,外長需致電當地警察將中方官員趕走。另外,美國官員透露,在官方會議中,中共官員大吼大叫,認為遭到各國針對。Josh Rogin形容,所有外交官對中方官員之言行均目瞪口呆 (stunned by China’s actions.)。

三、 逕自反對共同宣言並熱烈鼓掌

美國官員表示,除中共外,所有20個國家同意聯合宣言,唯中方官員在會議期間發表長篇大論消耗時間。當峰會宣言難產,駐紮在主會場附近一個房間內的中方代表團更開始鼓掌 (broke out in applause)。

竊以為,華盛頓郵報這就不對了,身為立場偏左的報章,取態不應該是大愛包容嗎?縱使中國的外交官突然大媽化 (其實也不算是突然變種,還記得數月前的太平洋島國論壇,中國代表團特使強行打斷別國代表的發言嗎?),根據某些左翼理論,這些都是文化呀?即使這群生蕃闖進APEC,就只會嗷嗷亂叫,問口就是「不尊重」、「要不是中國,你們早就完蛋了」、「 嗷嗷嗷嗷」,但,這是文化呀?國際不是講求多元化嗎?即使他們黨性大發,於會場跳大媽舞,邊跳邊唱:我把黨來比母親,母親只生了我的身,黨的光輝照我心,但,這是文化呀?既然隨地便溺也是文化,歌舞又豈能不是文化呢?東方的文化就不算文化嗎?這可是種族主義,法西斯人渣的想法呀!

香港的左翼分子呢?還不快點出來說幾句?甚麼論述呀、解構呀、範式轉移呀,現在你們的同胞被華盛頓郵報以東方主義的有色眼鏡歧視,是時候出來仗義執言吧!

自洋務運動起始,所謂立心銳意改革,都多少年了,大國崛起了甚麼?國之四維,以禮為先,當年李鴻章與列強談判,怕且亦不會如此失禮吧?但是,學大媽同港豬話齋,咁你要俾多D時間佢呀嘛?百年不夠,再給幾年呀?

甚麼華盛頓郵報,我呸!洋人說的都是正確嗎?在這中美關係有可能和緩之際,刊登這種報導,是甚麼居心?知識分子,要有知識分子的風骨,雖則筆者不敢高攀文人之名,亦決不敢自封為知識分子,但風骨嘛,還剩下一點點。基於大愛包容之原則,筆者願作香港左翼先鋒:我,史迪克,率先嚴厲讉責華盛頓郵報歧視中共外交官!

史不絕書 史迪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