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核子動力航空母艦列根號在特習會前夕訪港,藉機作了一次政治表態,惹來網上熱烈討論。我們更可將此事與近日D&G廣告被指辱華事件作一比較。我細心觀看那個所謂「辱華」錄影廣告,絕不感覺有侮辱成分。片中中國女模特兒服飾、化粧、食相均為典型荷里活東方人物套板印象。這類廣告在西方由來已久,俯拾即是,很難判斷有侮辱的意圖。至於該公司其中一位創辦人在社交媒體上稱「中國是屎國」,管理層指是其戶口被黑客嫁禍所致,而且公司已公開道歉,但事件仍被中國提升至外交層次,出動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回應。反觀美國國會討論香港獨立關税區地位,美艦訪問不掛中國國旗,但卻將美國國旗及特區區旗並列,此等大事中方反應遲緩,甚至可能無反應,背後的政治解讀饒有趣味。

對於以上問題,簡單的答案是北京欺善怕惡。一家意大利時裝品牌,無論如何受歡迎,始終只是民營企業,全無政治實力,處於這類局面只能任人魚肉,而中方部署民間及官方反應也毋須去到最高領導人層次;反之,在此刻美中關係緊張之際,美國國會及軍方任何動作,北京都要計算清楚後果才作反應。如何閲讀美艦此次破格掛旗行為的政治含義,大概智囊們都要知會習帝後,才作定斷。

換個角度看,相比中國,美國軍方與行政部門的關係相對較獨立,除非是較緊張的國際局勢,一般很少動用軍隊去對外國表示政治態度。不難推想,今次行為並非孤立事件,而是美方整套對華戰略部署的其中一環。這套部署估計相當全面,具體操作是已對中方每一個可能反應作沙盤推演,然後連環反撃,目標是找到中國PRESSURE POINTS的具體位置。

當然,這場冷戰的戰場離不開美中貿易,但近期發展卻是把香港拉進去。有論者謂,美國忽然「關注」香港,動機是自身利益,香港的民主、人權狀况更非華府真正著眼點。這點當無疑問。問題是,美國也很有興趣在香港尋找中國的PRESSURE POINTS,例如香港民主運動,甚至本土運動是否可以抗共。亦有論者反駁,澳門二十三條立法,美國從不置喙。香港二十三條立法,美國只會循例回應幾句,然後收聲。我則反問,澳門除兩三家美資博彩公司外,外資企業數目能否與香港相比;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又豈是東方拉斯維加斯可相提並論。二十三條立法對美資在港企業有何嚴重影響?而且這都只是牌面的東西。舉例説,若干年後,香港變身成為中國軍事港,美國是否仍坐視不理?

或許有人會説,港人不應成為不同國際勢力的「棋子」。很不幸,這是客觀現實,而且往往是那些叫喊愛國口號最高調的人做得最出神入化。人家的動機如何,總比不上其政策的客觀效果及影響重要。

至於那些特區官員及相關人士,實在不宜在此刻發表任何對美中關係的意見,因為一開口,就會暴露你們對國際地緣政治的無知。當最高領導人苦思良策,定下主旋律後,你們才隨著拍子起舞,那才合適。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美國好些制訂對華政策的人士和香港很多人一樣,很不高興見到香港近年中國化的趨勢。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