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William Luk

自美國總統當勞侵(Donald Trump)喺今年3月22號喺白宮簽署備忘錄,宣佈依據《特別301報告》(Special 301 Report)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處(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以「懲罰中國偷取美國知識產權同商業秘密」為由,對由入口自中國嘅商品徵收一系列關稅開始,呢場「美中貿易戰」已經大大話話持續咗接近8個月。

確實,中國好多企業為咗應對美國嘅衝擊而絞盡腦汁。其中,最為重創之一嘅係物流業,皆因佢哋自中國喺2001年加入WTO之後,靠住出口美國呢個商機賺到盤滿缽滿。

至於香港呢?話就話因為《香港關係法》賦予嘅獨立關稅地位,表面令到香港喺今次事件可以倖免於難。但實情係唔係咁?

絕對唔係!!美中貿易戰對於香港嘅進出口貨運係造成咗好大影響。

最近某間主流媒體已經報導咗貿易戰對香港以海運方式出口商品嘅影響,而筆者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喺上年12月出版嘅空運貨物統計入面,發現海運只係佔出口商品當中唔夠20%,但一班進出口商已經「鬼殺咁嘈」。

今次貿易戰除咗對海運造成影響之外,空運係更為受影響,事關空運係香港對外商品貿易入面係佔最重要一環,同陸運都係不相伯仲,甚至乎兩者係緊密相連。因為空運大部份貨件基本上由廣東陸運到香港,再由香港空運到外國。

國泰航空位於香港國際機場嘅自設貨運站

而香港航空貨運入面,最大重創者非國泰航空旗下嘅CPSL(國泰航空服務有限公司)莫屬。因為國泰喺香港國際機場有自己嘅貨運站,當中分為兩個區域,進口同出口,分別外判咗畀兩間香港貨運公司去做(A&S以及飛勁),人工極低,工時極長,判頭食水等一系列X街嘢不在話下。呢個機場貨運站基本上係做過境貨運為主,好少會見到發出地點係HKG,發出地係HKG嘅比較多係散貨。

與此同時,國泰喺中國都有好多業務,特別係同中國航空,除咗持有中國航空超過20%股份之外,仲同國航做出口貨運,好多由北京去美國嘅貨都會經呢度做中轉。而喺貿易戰發生之前,呢個貨運站基本上係塞滿嚟自中國(主要以北京、上海、廣州同重慶為主)轉口到美國嘅貨物。但近呢幾個月情況就截然不同,筆者根據幾位知情人士透露,自5月起基本上做剷車同埋倉務員嘅工作量比以往係少咗好多,之前基本上係24小時做到無停手,而今日咁嘅局面,佢哋都相信同美中貿易戰離唔開關係。

另外,筆者其中一位喺深圳做開物流朋友同我講,目前中國物流業唯一一個突破美國封鎖嘅方法係將目前經由香港空運轉為直接海運,去降低運輸成本,從而減低美國高關稅嘅影響,但呢個方法佢都覺得係「治標唔治本」,事關海運時間長,好多進出口商都覺得咁樣好嘥時間。另外,呢位朋友都同我講,行美洲線嘅海運,基本上點都經美國,事關北太平洋同南太平洋相比,前者安全好多。由於,近半年出口美國業績跌無可跌,已經有好多公司因為經營問題將公司由廣東省一線城市搬去一啲較為偏遠嘅廣東省地方,盡量降低運營成本。筆者相信中國物流業嘅改變都係造成香港航空貨運受影響嘅原因之一。

根據資料顯示,2016年香港國際機場以4521千公噸位居全球榜首,同第2名嘅南韓仁川機場相差接近2000千公噸。可以睇到香港喺全世界航空貨運入面地位超言。但筆者綜合目前中美貿易戰以及知情人士嘅第一手資料去保守估計,今年香港國際機場喺全球空運貨物吞吐量會比往年差好多。相信對上年已經虧損12.59億港幣嘅國泰嚟講,美中貿易戰絕對係雪上加霜。

本來呢篇文筆者想等到今年12月底先再作評論,不過筆者認為今年咁嘅情況未必會有年度空運貨物統計,所以最後都決定喺「習特會」舉行之前就撰寫呢篇專欄文章。

美中貿易戰或者會因為跟住落嚟「習特會」而喺今年年尾到出年1月前進入一個「冷靜期」嘅階段。但筆者深信一直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貿易戰都唔會有一個明確嘅解決方案。事關,呀侵一但要連任,必然會再次炒起貿易戰去尋求更多中間選票。而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過往嘅外交作風,都係唔會同你美國跪低。而筆者覺得最悲哀嘅係香港人,咩嘢事都做唔到,美國國會仲要利用其他事件去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地位,香港可以話係完全被動。

確實,美中貿易戰對香港某啲行業造成好大衝擊,而《香港關係法》嘅重要性去到邊,相信大家都深知肚明。因為唔係今次文章嘅主題,筆者唔再多嘥口水再作評論。

•參考資料:

  1. “Air Cargo Statistics” ,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of Hong Kong, Dec 2017.

(文章純屬筆者意見,唔代表癲狗日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