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欣以106457票勝出九西補選,落敗的李卓人只得93047票,就算加上馮檢基的12509票,仍不足以超越前者票數,鎅票論可謂不攻自破。

固然惡劣天氣是導致非建制票數下跌的原因之一:因為鐵票通常都在早上投完,下午雨況愈大是會大減降低游離票的投票意欲。但不要忘記感性的香港人從來都有強烈的鍾擺效應,姚松炎上次的敗選理應鼓動更多上次沒投票的飯民支持者重新出來投票,但結果李馮二人加起來的104074票比起姚松炎105060還少,所以之前大台批評朱凱迪在九西的「競選策略」失敗亦同樣破產。

但可以預期飯民大台及黃屍評論員,又會將敗選責任歸咎於選民不聽飯民大台指示、被挑撥離間,卻永不會檢討自己的問題所在。簡單來說,非建制派選民再不願出來投票、甚至投予李卓人以外的選擇,就是因為你飯民將「萬一李卓人落選」的危機吹得太大,又把飯民在議會塑造成 「貨不對辦」的抗爭英雄──即是當梁家傑連「李卓人落選,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一定不保」也說得出口;而在選前才兩三個星期,飯民竟可以在「東大嶼」撥款議案有11位議員缺席投票,我想稍有正常理智和獨立思考的香港人,也會對理想和現實竟存在如此大落差感到厭倦,甚至厭惡得嘗試用缺席選票,所謂「冷漠」就是這樣形成的。

李馮二人得票不及陳凱欣,更說明了飯民必須承認白票和焦土派已形成了足以影響選舉的力量,而只要飯民一日拒絕為自己的無能和欺詐誠心認錯,拒絕接受市民的監察和批判,以至拒絕和勇武本土派重新和解、不再繼續以「收共產黨錢」進行抹黑的話,那就算再重選100次,不但都只會繼續輸下去之餘,還要和建制距離愈拉愈遠。

當然黃屍也有一種說法是要全面放棄本土派,專攻中間派淺藍票,但我要問的是,淺藍的核心價值從來就是「不要搞亂香港」,和你們黃屍開口埋口都是和港共政權進行「正邪之戰」,本身就存在著根本矛盾,為了爭取他們那是否就願意撤下這條底線?如果連和政府抗爭的原則都可放棄的話,還叫甚麼飯民主派?而更重要的是,就算你最終扮成「假建制派」來取悅淺藍,淺藍又何不直接投「真建制派」?

結果兜了一大個圈,飯民還只剩下重新爭取本土勇武派支持的一條路。但我要警告黃屍,之前你們高高在上的傲慢、各種狠毒的抹黑攻擊,已種下了極深的仇恨(否則也不用焦土了);沒有跪地求饒程度的覺悟,根本連談也不用談。公開譴責陶君行劉細良的無證據抹黑、將趙家賢開除出民主動力、區諾軒為自己去日本偷跳缺席會議及恐嚇市民正式公開道歉,大概是最低消費吧。

作者:無神論者的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