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日本新鮮出爐的三冠馬后「杏目」,以紀錄時間2:20.6攻下日本盃,自2005年外隊憑「傲家聲」攻下日本盃之後,歷屆的日本盃全部由主隊奪得,外隊不要說贏馬,連跑入前三名都十分困難,比較接近已是「愛達荷州」跑入一席第五,近年外隊選擇挑戰日本盃的賽駒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原因都係一如上星期在本專欄所探討的「勝算」問題。

近年的凱旋門大賽,已有多匹日本賽駒在遠征不利的環境下走入三甲,在杜拜司馬經典賽中日本隊的成績亦不俗,這已證明日本近年在2400米賽事中已到達世界一級頂的水準,作客都尚且交出這樣的成績,更何況主場作賽,那有賽駒可以挑戰日本群雄?

雖然日本盃是一場獎金高加上有配種價值的賽事,卻成為不少名駒的高牆,凱旋門大賽冠軍「喜利是路」「望族」「蘇林美亞」「丹山夢」就是被這個高牆撞住。最犀利的海外賽駒已經是「飛霸」「傲家聲」可以推破高牆,但「飛霸」更因為當時東京競馬場正在維修中,要在中山跑2200米短直路才可以贏出這場賽事。

日本盃和香港瓶出賽的時間十分接近,雖然香港瓶的獎金比起日本盃為低,但對手明顯差幾皮,舉一個例子,如果我是費伯華,如果我派出「樹林之靈」挑戰日本盃,好大機會六甲不入,但我派「樹林之靈」跑香港瓶,肯定是爭標份子之一,加上日本的草地較硬,歐洲馬未必可以適應,最後還是很重要要說三次,就是「勝算」「勝算」「勝算」!

(鹵味男  30/11/2018)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