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689,同是曾任特首的曾蔭權真是「當黑」。類似的做法,一個現在身陷囹圄,百病纏身;另一個貴為國家領導人,有空時還可以在網上發文,不時提點特區高層應如何「反獨」。689只差沒有像777般得到今上歡心,可在出巡時並肩同行。曾蔭權所犯何事,需服刑一年?答曰:準備離任後租住香港數碼廣播公司大股東黃楚標的深圳豪宅,未在行政會議就潛在利益衝突作申報。當然還有其他較次要的罪名,但以上是「死罪」,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同人唔同命,689收受澳洲工程公司UGL四百萬英鎊(折合約五千萬港元),有部分款項是在他在特首任內收取。律政司昨日(十二月十二日)的聲明説,沒有證據證明UGL款項構成利益衝突。用同樣標準,又如何「證明」曾蔭權之所以發數碼廣播牌照給DBC是因為事前已和黃楚標約定,有牌之後,曾蔭權先至有深圳豪宅住?很明顯,律政司厚689薄曾蔭權,雙重標準。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此項決定,令香港法治徹底沉淪。鄭若驊可望蟬聯最低民望問責官員。

事情的關鍵是「潛在利益衝突」中的「潛在」兩字,也就是説「可能性」。換言之,如689有可能在收受UGL款項過程中,作出與公職有關的决策産生利益衝突,而不必黑紙白字見到賄賂證據,已構成檢控的理據。當然,能否入罪則看法庭的判決。數月前,本欄已製作圖表,顯示沙中線工程中,CIMIC,UGL,禮頓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單憑這幅圖表,現在沙中線一蹋糊塗的工程質素,照常理,律政司及廉署已足以啟動調查程序。

公職人員上任前、任內,甚至卸任後一段時間的財務狀況,收入來源必須完全透明,向公衆交代。除了防止貪污外,還有更重要的政治意義是讓市民評估當權者是否推行符合自己利益的政策,也同時監察「延後貪污」。舉例説,我們知道炒樓王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擁有多少私人物業,也會從中評估政府的樓市政策與炒樓王之間的可能關係;林鄭月娥兒子林節思任職小米高層,市民知道後也會評估小米在港上市創「同股不同權」先例,兩者之間是否有關。

這樣的標準太苛刻?如果你像我們這一代人一樣,經歷過五十年前貪汚收片盛行的那段日子,你就不單止不嫌苛刻,更認為必須。「香港,勝在有ICAC」這句話現在還有人敢説了不面紅嗎?事實是,廉署在689任內已被打殘。首先,頭號貪汚犯,華潤集團高層宋林竟獲委任為廉署道德發展中心諮詢委員會主席,本已是是黑色幽默;繼而有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二零一六年遭廉政專員白韞六以「表現差劣」為由停止署任,其後李寶蘭離開廉署,廉署人員士氣受到空前打擊。白韞六至今未交代李寶蘭表現「差劣」在何處!香港廉政就是敗在醉貓湯顯眀、白韞六這些人手上。

當然,從宏觀一點角度看,這些人也是「身不由己」。中國企業在港貪汚,紅二代拿香港身分證、特區護照、炒樓,林鄭月娥以降的特區九品芝麻官夠膽SAY NO嗎?今次律政司决定不檢控689亦可作如是觀。至於廉署,早已名存實亡。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