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

九合一選舉曲終人散,雖然筆者為香港人,只能隔岸觀火,但是仍然有留意這個影響全台灣的選舉。不少人(特別是綠營的支持者)認為是次的選舉結果反映出民主發展在倒退。他們認為所有進步的價值在公投遭到否決,而且藍軍在地方上已經班師回朝。筆者認同上述事實的陳述,但不認為是台灣的民主發展在倒退。反而我從以下三點,看出台灣民主發展的成熟。

一)藍綠板塊不斷在移動

第一,是次結果顯示愈來愈多中間選民,不會固定支持同一個陣營。以高雄市為例,這個由民進黨執政三十多年的「綠地」(包括原高雄縣),所謂傳統綠營的票倉,今屆市長也被國民黨翻盤。由上屆民進黨拿993千多票(68.09%)跌至今屆的742千多票(44.8%),而國民黨則由上屆拿45萬多票(30.89%)躍升至今屆拿89萬多票(53.87%)。再以宜蘭縣為例,這個所謂的民主聖地,贊成冬奧正名的投票率達50.4%[1],但是在縣長選舉中也被國民黨翻盤,由上屆民進黨拿16萬多票(63.95%)跌至今屆的95千多票(38.23%),而國民黨則由上屆拿9萬多票(36.05%)躍升至今屆拿123千多票(49.48%)。[2]由其可見,選民選人不選黨的行為日益明顯,即使支持該黨的核心價值,但也不會固定投票。藍綠板塊不斷在移動,這是選民理性的表現,也是反映出民主發展的成熟。

二)第三勢力擴張

第二, 是次選舉兩大黨以外的第三勢力有一定程度上的擴張,根據TVBS的統計[3],六都市議員政黨席次無黨籍加上其他,總共68席(17.9%),比上屆的57席(15.3%)。至於縣/市議員政黨席次無黨籍加上其他,總共212席(39.9%),比上屆的17332.5%)席多,甚至比民進黨的101席(19%)多。至於最具標誌性的第三勢力,莫過於台北市長選舉,在傳統藍大於綠的台北市,白色力量柯文哲在藍綠夾擊下,仍以58萬多票(41.05%)力壓國民黨丁守中當選。由此可見,雖然仍然未有一個黨派可以獨力抗衡藍綠兩大黨,但第三勢力的擴張告訴我們,人民漸厭倦兩黨獨大,朝野鬥爛的局面。在兩黨政治的格局下,第三勢力的壯大,絕對是成熟民主社會的呈現。

三)公投的成功實踐

第三,是次選舉實踐了體現民主價值的公民投票。雖然從結果論所有進步的價值在公投遭到否決,但是如果從過程論,成功實踐門檻較低的公民投票也是值得高興的。我們要知道公民投票法得來不易,由九十年代蔡同榮和林義雄等人以死相搏開始爭取,直至2003立的「鳥籠」公投法,在2004年與2008年所舉行的所有公投,都未能通過高門檻,未能生效。直至2017年,立法院才通過相對較民主的公投法,降低公投合法的門檻,雖然更改國號和領土變更等憲法修正案複決權仍被排除。[4]但整體而言,在兩岸三地中,成為首個能夠舉行具有法律效力的公民投票的地方,最終公投通過門檻而生效,不是能夠體現民主價值,很值得驕傲嗎?

總結而言,儘管是次選舉結果可能未能盡如人意,選舉過程仍有待改善,但是從結果和過程中仍然能體現台灣的民主價值。台灣的民主制度或選舉制度未必是盡善盡美,我們可以慢慢改進。愛台灣的朋友應該一起去捍衛和守護民主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