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靜

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靜昨天(十二月十七日)表示,「民主派曾初步討論過對國歌法的取態,原則上不反對國歌法本地立法,因為特區政府有責任為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作本土立法…」。再對照一下,支聯會秘書長李卓人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的説法:「國歌法將會是未來一個陷阱,如果你唱國歌不夠誠意,或者噓(國歌),你又會被拘捕接著刑事法,坐牢也説不定的,所以整件本身是讓人非常反感」。翻查紀錄,早在中國全國人大去年審議國歌法,並建議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時,當時整個泛民已有一個相當淸晰的立場,就是反對國歌法。既然一年前已有定論,何來今天的「初步討論」?而且這個最新説法撤底了推翻上月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泛民唯一候選人李卓人的競選承諾。這是泛民赤裸裸欺騙選民的最新證據。

泛民或許可以「捉字蝨」作辯護:泛民一直反對的是國歌法刑事化,而不是國歌法本身。問題是,現在特區政府做的正是將國歌法刑事化,何來泛民與政府討價還價的餘地?細看毛孟靜昨天解釋的細節:「(國歌法作本地立法)…仍有斟酌之處,而且現時加入宣誓儀式播放國歌的建議」,就立即明白泛民只不過希望,政府在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前奏國歌這個環節放他們一馬,他們便會「收貨」。簡言之,泛民根本沒有從民主原則上反對國歌法的企圖及意志。所有在競選時提出「守護XXX」之類的口號都只不過是欺騙選民的慣用技倆。

坊間還一直有種似是而非説法:「共產黨縱有千般不是,但身為中國人仍要愛國」。李卓人一年前也回應了這個謬論:「強制讓我們可能由小學開始唱國歌,可能有些人更加憤怒,更加不滿,更加遠離這個政權…硬推刑事法,其實無助於爭取人心」。換言之,愛國必須發自內心,強逼只會帶來反效果。即使如此,號稱民主派的香港泛民從來不敢指出,民主制度就是要保障公民有不愛國的言論自由。美國的黑人運動員多番在重要場合對國歌作出不敬動作及姿態,抗議種族主義,從來不受法律懲罰,即為一例。

當然,以美國的例子去與北京及特區政府辯論是對牛彈琴。後者的根本動機是逐步收緊香港的言論自由,以「一國兩制」之名行「一國一制」之實,既可解除對政權之威脅,同時繼續享受香港作為「白手套」的好處。國歌法及其他政策的具體政治效果就是針對反抗意識最強的香港年青人,以洗腦及高壓手段令他們屈服。對於這個終極政治目標,稍有常識的人早已洞悉,何况泛民這班政治老油條。他們扮懵只不過是與共産黨合演一場戲,令港豬以為香港立法會還有爭取民主的議員。他們無非是為了區區議席及九萬六薪津。名曰「泛民」,實為建制B隊。

可惜這場戲實在太爛,連美國佬都看不下去,快要重新審視香港獨立關税地位及美港政策法。香港關心政治的年青人也是心水清的。他們知道,所謂「泛民」與建制本無分別。香港不來一次「焦土」,泛民與建制同時滅亡,這個城市是不會重生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