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資訊科技界著名網媒THE INTERCEPT(「截聽」)前日(十二月十七日)獨家爆料,谷歌高層特別為中國政府度身訂做,內設審查機制的「蜻蜓搜尋器」項目,由於長期面對內部員工的強力抵制,多番出現波折。至近日,公司告知參與該項目的工程師將注意力由中國轉移到印度、印尼、俄羅斯、中東、巴西等地的工作。盡管谷歌拒絕評論有關消息,但從種種跡象看來,谷歌中層員工已成功將該項目拉到。

谷歌員工數月前已透過「截聽」網站公開「蜻蜓搜尋器」的機密消息,旨在利用美國公衆輿論壓力令谷歌管理層終止該項目,但行政總裁SUNDAR PICHAI一直不為所動。外界估計,「蜻蜓搜尋器」是谷歌重返中國市場的重要一步,管理層高度重視。谷歌中層員工在八月中放料,指出公司是透過一個在北京註冊的中國網站WWW.265.COM,作為收集中國網民搜尋習慣數據,然後再按中國共産政權要求,就有關民主、人權、非暴力抗議等主要範圍制訂審查網站黑名單。

谷歌在二零零八年從域名投資者蔡文勝手上收購WWW.265.COM網址(此人現時是億萬富豪,專投資區塊鏈項目)。該網站附有百度搜尋器,「蜻蜓」項目的工作人員在中間做了手腳,將網民搜尋資料先據為己有,然後才轉發給百度。取得這些數據後,谷歌員工就會用一套名為BEACONTOWER的軟件,覆查這些搜索詞彙是否遭中國防火牆審查,然後制訂一份網站黑名單。這份名單(包括維基百科條目、英國廣播公司等西方新聞網站等)日後就會成為谷歌中國版「蜻蜓」搜尋器內設審查機制的基礎。

報道指出,谷歌對於分析及使用網民搜尋習慣數據一向有嚴格指引,並由該公司的「私隱組」複檢是否合乎程序。不過,今次「蜻蜓」項目完全繞過「私隱組」,直至「截聽」爆料,他們才知道。「私隱組」成員為此直接質問「蜻蜓」項目負責人,結果令該項目之後不能再使用從WWW.265.COM得到的數據,「蜻蜓」項目隨即出現巨大困難。至近數周,「蜻蜓」項目工作人員改為收集「全球中文綱絡搜尋數據」,與原本目的相距甚遠。再者,WWW.265.COM現在雖仍使用谷歌伺服器,但屬位於海澱區北京谷翔信息技術公司旗下,而該網站並不像其他谷歌網站般,在中國遭禁用。

其中一名參與「蜻蜓」項目的資深員工透露,該項目一開始便秘密進行,全無透明度。此外,谷歌中國區負責人SCOTT BEAUMONT自以為可以繞過公司的網絡保安組、私隱組及法制組等部門獨行獨斷,而且往往與這些部門針鋒相對。這樣的管理模式有違谷歌的一貫做法。

綜合各方資料,谷歌中層員工不怕報復,向傳媒爆料,甚至公然指出公司高層的錯誤,當然是項目夭折的主觀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近期美中冷戰,谷歌屈服於北京的極權政治壓力,華府及國會不會不聞不問。行政總裁PICHAI上周已被邀到國會解話。基於美國現在的政治氣氛,「蜻蜓」被打沉絕不為奇。

奇怪的是,谷歌位於北京中關村的辦公大樓上周三(十二月十二日)發生嚴重火災(該大樓也有搜狐等公司的辨事處),起因未明。無論如何,谷歌短期內已不可能重返中國市場。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