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快將改裝兩首出雲級護衛艦「出雲」以及「加賀」,成為航空母艦。目前這兩艘護衛艦,是目前日本最大的戰艦。長度超過 800英尺,排水量為27,000噸。 自最初部署以來,尤其是過去三年內,這兩艘護衛艦的任務,就是是搭載反潛艇直升機。是次的大改裝,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次的做法。

這次急於調整國防策略,是因為中共解放軍近年在東海以及日本附近海域的活動,越加頻繁。日本在 8 月發表的一份白皮書中,就提及「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快速現代化、作戰行動力的增強,以及他們在日本附近地區單方面行動的升級,都使鄰近國家乃至全球,引起強烈的安全憂慮。此外,朝鮮半島局勢,嚴格來說仍然有不明朗因素。

當中提到「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正在浮面,我們覺察到中國和俄羅斯在挑戰地區秩序,所以有進行戰略競爭的必要性。」

防衛相 岩屋毅 於 18日 在記者會上,就改裝「出雲」一事,強調這不屬於違反日本憲法。日本憲法雖然不允許擁有攻擊型航母,但改裝後的「出雲」,並不會恆常地搭載戰機,而且亦可在專守防衛的範圍內,作醫療等多種用途。

內閣官房長官 菅義偉言:「為配合速度顯著提升的安全環境變化,以及保持真正有效的防衛力,日本將確保必要且充分的質與量。這是向國民和國際社會展示成為數十年後未來基礎防衛力的應有姿態,非常有意義。」關於海上自衛隊護衛艦「出雲」通過航母化改裝,菅義偉認為:「這是為了強化我國的防空體系。在《憲法》允許的範圍內,擁有必要最低限度之實力。」

修訂國防政策後,「出雲」及「加賀」將會作大規模改裝,以搭載新購入的戰機。改裝的重點,將會是甲板的加固。因為除了要承載比直升機更重的戰鬥機以外,也要應付將要購入的 F-35B 戰機垂直升降期間引擎所產生的推進力和熱力。 這是短距離起飛必需的。

至於有關購買最尖端隱形戰機F-35方面,除了向美國購買 42架 F-35B 外,日本還計劃購買 105 架  F-35A戰機,用於傳統跑道。 購買是10年計劃的一部分,前 5 年將有 27 架 F-35A 和 18 架 F-35B 將會送抵日本。新購置的 105 架 F-35A型戰機,被定位為「原有難以改裝的 99 架 F-15 戰機的替代機」。作為 F-4 後續機的 42 架 F-35A 的部署工作,正在進行中,今後 F-35 將合計達到147架。日本政府計劃陸續購置戰機,並已寫入《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中期防)當中。

除了戰機以外,日本這次的「購物清單」上的其他美國製軍備,包括兩座用於防禦朝鮮導彈的「神盾戰鬥系統雷達」(陸上型)、四架用以延長日本戰機續航力的波音公司 KC-46 飛馬加油機 ,以及九架 E-2 鷹眼預警機。由於擔心朝鮮不兌現終止彈道導彈發展的承諾,日軍亦正在購買能夠攻擊太空中來至敵方彈頭的遠程雷神 SM-3 攔截導彈。

今後5年防衛費將約達 27.47萬億 日元,創歷史新高,雖然日本僅將其國民生產總值(GDP)的 1% 用於國防,但觀其經濟規模,意味著它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大軍隊之一。此外,這次增加國防開支,其中亦包括網絡安全和太空監視措施,與美國近年國防策略上之新部署,可謂互相呼應。

東海局勢越見升級,原因之一其實是能源開採權的問題。原來日本原油進口中,有  90% 都是依賴中東國家。其中有 40% 來自沙特阿拉伯、24% 來自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而伊朗排在第6位,約為5.5%。在能源政策上,伊朗是日本重要的原油進口來源國之一。以往有關伊朗核問題,在奧巴馬政府解除對伊朗制裁後,日本增加了原油進口量。但現時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伊朗作風強硬,誓要孤立伊朗,切斷其向外國極端伊斯蘭武裝組織提供資金。

故如有盟友不配合對伊朗的能源輸出制裁的話,便會對有關盟友實施制裁,於是使日本面臨艱難選擇。除了向其他國家購入外,不得不想辦法加緊開採新石油及天然氣。而在東海海域,有著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儲備,日本和中國雙方對該領域的能源開採權,一直都有衝突。而日中政府雖然舉行過幾次談判,討論在東海資源誰屬和開採問題,但卻無法尋找到雙方滿意的解決方案,而中共在雙方未達成任何具體協議之前,就先行於 2005 年 10 月即已經開始單方面在該海域開發能源,這使日本相當著急,怕中共的「春曉」和「斷橋」兩個油氣田以「吸管原理」吸走東側的石油及天然氣。

就東海油氣田問題。近日日中兩國政府(17日) 在中國浙江省嘉興市的烏鎮舉行「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展開對話,之前有關會談處於中斷狀態,日方擬請求早日重啟談判(條約締結談判受2010年尖閣諸島,即中國稱釣魚島之海域發生日中撞船事件的影響陷入中斷)。日本一直要求中國停止單方面推進油氣田開發,但中共方面完全沒有理會。

反觀中共,近年不斷使用武裝漁船滋擾鄰近國家。這些漁船數量可以相當多(人海戰術?),並非以正規軍的方式作戰,雖然容易被偵察發現,但是不容易對付,機動性強,而且一旦出了問題,也可以拒絕承認責任。這些武裝漁船,不只出沒在東海尖閣諸島附近,也出現在鄰近南韓的黃海,以及南海人工島附近一帶。原來中共現時擁有漁船之數目,堪稱全球之冠。

在 2017 年中共曾經在菲律濱擁有的 Thitu 島附近,進行了一次不尋常的海軍演習。演習目標似乎是模擬針對尖閣諸島,一隊約 260 艘武裝漁船的船隊,一窩蜂地湧到目標島嶼四周,而且後方有六艘中共海上防衛船掩護,又有正規的中共海軍軍艦鬼祟地藏匿在最後方。鄰近南中國海的海南省政府,曾下令建造 84 艘大型民兵漁船,加強船體和彈藥儲存,並提供大量補貼,以鼓勵船隊在南沙群島頻繁開展行動。 這個特殊的PAFMM 單位最專業的,特殊發放的工資,並無任何明確的商業捕撈責任,而且船員都是從退伍軍人招募而來的。

其實在 70 年代,對冰島漁船和巡邏艇進行的「鱈魚戰爭」期間,英國皇家海軍發現了「不開火戰鬥」的困難。 同樣,2000 年在也門的美軍軍艦被伊斯蘭恐怖組織襲擊事中可見,常規海軍部隊可能會受到「低技術不對稱威脅」的影響  —  例如裝滿爆炸物的玻璃纖維快艇。這都能對常規軍艦造成致命的損害。

所以今年美國國防部提交美國國會一份有關中共軍力的報告中已經第二次提及「中國人民武裝部隊海上民兵( People’s Armed Forces Maritime Militia / PAFMM)」,定性為一支可動員的平民武裝預備隊。PAFMM 在武力威嚇行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無需戰鬥即可實現中共的政治目標。而之前提及的《日本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中,亦有相關內容。以往亦有多宗「中國漁船」和日本巡邏船發生衝突、甚至碰撞的事件。

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斯史葛 斯威夫海軍上將,對此並不輕視。他在2017年的一個採訪中曾表示:「面對海上民兵,我們要小心,不要將它們視為為一群裝備簡陋的漁民,我認為他們有明確的指揮和控制,他們不是隨機行動的。」這種海上民兵,目前全球只有越南及中共擁有,但越南的海上民兵,規模遠遠不及中共。

由此可見,中共雖然總是在國際舞台上,高呼自己擁護和平,但實際上絕對是野心勃勃。日本知道,美國亦清楚知道。現時美國明顯已經正視問題。在之前文章曾經提過,要大家留意的一個人物 — 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史雷法(Randall Schriver),近日在接受日本產經新聞駐美主任訪問中,就清楚指出「中國近年利用身份處於灰色地帶的海事民兵,在南海和東海進行侵略性及騷擾性活動。美國不管中國的船隻船身是什麼顏色,美國不會因為船隻是解放軍的還是所謂漁船,而有所區分。我們不會區分中國海軍、海事民兵和中國海岸巡防隊,他們都從事同樣性質的活動,那就是挑戰日本的主權,向我們的盟友們施壓。所以我認為我們看到了日本已持續收到這些活動的壓力,我們也看到日本對此有所應對,而我覺得這些應對是適當的。

印尼則比較果斷聰明。近年印尼不畏中共威嚇,毋須與之理論,直接擊沉170艘扣留數百艘中共「漁船」。其漁業和海洋事務部長蘇西普扎斯迪 (Susi Pudjiastuti )曾向中國發出了強烈信息:「他們正在做的不是釣魚,而是跨國有組織犯罪!你應該這樣寫。 他們需要明白!」中共四處不斷與鄰近國家樹敵,現在只要有任何擦槍走火事件發生,中共都十分容易引火自焚,自取滅亡。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MYRADIO現任《本土最前線》節目主持。喜歡八卦國際軍政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