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對那些能夠同時兼顧每週、甚至每日定期做網台節目、寫專欄文章、日常工作的人,特別地佩服。因為除了時間管理一定要掌握得十分之好以外,一定要有源源不絕的內容和靈感。這些都是我的弱項,故近日出文較少,深感抱歉。

近日國際形勢,乃至香港局勢,比瞬息萬變更加瞬息萬變:有漸漸抬頭的反全球化民粹運動開始席捲歐洲、有美加中的外交風波、有中共越來越多對世界伸出的魔爪被揭露被摒棄、也有我們香港的真焦土行動逼使無數左膠政棍現出原形。每有事情發生,雖然難以每事緊貼,但我等都夙夜匪懈地尋根究底,努力為大家深入剖釋實相。

故此再一次呼籲現在看此文章的您,請莫再吝嗇。有能力的應該多加實際支持,較經濟拮据的也懇請多按讚分享。這些對我們癲狗日報,乃至 MyRadio 的生存,都十分重要,也十分必需。

臨近聖誕節,當我知道在二十四號聖誕前夕時也要做晚間直播節目時,起初有點百感交集(熟悉我的朋友會知道原因)。後來我憶記起一件我聽聞過的事後,便毫不猶疑地開始再努力做節目準備。而這件事,是發生在 1998 年聖誕節,在美國位於剛迪哥(Quantico)的海軍陸戰隊基地中。

海軍陸戰隊司令官查理斯 · 古勒(Commandant Charles Krulak)在每年的聖誕節,都會親自送曲奇餅與在基地中每一個崗位的軍官。就在那年當他送最後一次曲奇餅到戰鬥發展司令部總部之時,他問一位年輕的士兵當日的值日軍官是誰。年輕的士兵回答說:「長官,是馬提斯準將在值日。」

司令官查理斯以為那位年輕士兵誤解了他所問,所以便重複多問一次同樣的問題,但那位年輕的士兵,都是給予他同樣的答案。

於是司令官查理斯巡視那所值勤小屋,前後四周也看過了,小屋內有兩張床,一張是那位年輕士兵用的,另一張是值日軍官用的。司令官查理斯便問那位年輕士兵:「我現在直接問你(免得你不明白我問什麼),昨晚是那位軍官睡在另外的那張床上面呢?」

年輕士兵依舊答道: 「長官,是馬提斯準將。」

就在那個時候,當時仍是準將的馬提斯剛好回來。於是司令官查理斯便問他:「占,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當值日呢?」(占是馬提斯的名字。以馬提斯當時的軍階,根本不用做那種事)

馬提斯回答說:「長官,我之前看過今天的值勤表,本來在今天值勤的一位年輕少校,是已婚有家室的,而我是單身寡人。如果今天要他來值勤的話,他便會錯失和家人共聚慶祝聖誕節的美好時光,所以我便頂替他無妨 。」

司令官查理斯在這晚以前,從來未曾見聞過有準將,會在聖誕節時當值日軍官的。事後他常對人說:「就是這種氣度。這就是馬提斯的領袖本色。而且他完全沒有張揚,就只是去做。」

另外一個有關馬提斯的故事,發生在 2001 年的阿富汗南部。當時正值 911 事件發生後不久,美軍揮軍進入阿富汗,與阿爾蓋達和塔利班交戰。在一個十分寒冷的晚上,一個美軍據點正被攻擊當中,馬提斯隻身在據點四周巡視,和探望海軍陸戰隊的士兵,表現從容不逼。士兵們都很好奇他當時在想什麼,因為那個時候,據點的另一方,正受相當密集的榴彈炮炮火攻擊和重火力的槍擊。

原來馬提斯熟讀兵法,覺得敵人其實是聲東擊西,所以便在另一邊準備好。據點未受攻擊的另一邊相當擔心,士兵都問有沒有需要去支援受攻擊的一方,在寒風中,馬提斯笑著對士兵說:「軍中為什麼會有我們這種白髮老頭在呢?就是因為我們都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上戰場的。我在這邊巡視,就是以防敵人聲東擊西攻擊你們這邊。所以你們要好好準備並緊守崗位,不用擔心沒有殺敵的機會,之後機會還多著呢!」

事後,馬提斯不只一次向那個寒冷的晚上同甘共苦的士卒道謝。後來馬提斯成為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現在則為美國的國防部長,深得軍中上下愛戴。

想到這裡,我多做一晚節目,其實不會死的,又不是在戰場上。而且能有機會在 MyRadio 啟蒙大眾,並不是輕易常有的機會,所以會盡力好好做。怕,就是只怕大家不看不廣傳不實際支持。個人名聞利養事少,背後意義事大。

在這裡,我祖利安謹此向給予我機會做節目、寫文章的黃毓民先生、台長梁錦祥、以及為了節目質素而精益求精的 Marco 致謝。 亦感謝各位觀眾、各位讀者支持,不嫌棄我不學無術。

祝願各位聖誕快樂、新年進步、中共港共早日承擔反人類惡業惡報、香港能早日浴火重生,撥開雲霧見青天。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MYRADIO現任《本土最前線》節目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