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時間星期四晚上,美國總統特朗普於 Twitter 發表一信息 - 國防部長馬提斯將會在明年二月辭職,內容如下:

「在過去兩年擔任了國防部長之後,占 · 馬提斯將軍將會在 2月底光榮退休。 在馬提斯任職期間,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特別是在購買新的戰鬥裝備方面。 馬提斯將軍在推動盟友和其他國家支付他們應當承擔的軍事義務方面,實在幫了很大的忙。 不久我們將任命一位新的國防部長。 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

較早前曾經有報導,指有關請辭的決定,是馬提斯主動提出的。他已經正式向總統遞交請辭信,內容如下:

「親愛的總統先生:

我有幸曾經能夠以第二十六任美國國防部長的身份,去服務國家,這讓我能夠和國防部上下都能守護我們的公民,以及我們的理想。

在過往兩年,我們在新的國防策略中,明確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關鍵目標 - 將國防部的財政預算建立更健全的基礎上、提高我軍的準備狀態和殺傷力、改革國防部的營運以達致更高的效率等。我軍都能繼續在國際爭鬥中提供讓我們勝利的能力,去維持美國在世界中強勢影響力。

我的核心信念,就是我們的國力,其實是與我們與其他國家的聯盟系統和合作,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美國仍然是自由世界中不可或缺的國家,但如果不能夠鞏固和盟友的關係、如果不能夠尊重盟友的話,我們將會很難去維持這個地位,以及保障我國的利益。和您一樣,我一開始便已經提出美軍不應該成為世界警察,但必須用盡各種方法和力量,去保衛和領導盟友。在九一一事件以後,就有二十九個民主國家盟友和我們並肩作戰,而在擊敗伊斯蘭國的過程中,也有七十四個國家,這些都是明證。

同樣地,我認為我們 必須堅定和明確地對待那些日益與我們的戰略利益有更多衝突的國家。中國和俄羅斯就是十分明顯的例子,他們都想將這個世界塑造成一個與其專制模式一致的世界,以以犧牲其鄰國、我國、乃至我國盟友的利益,去獲得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否決權。這正正就是為何我們要盡一切的努力,去為盟友提供防護和保障。

在過往四十年,深入地處理關於尊重盟友、對戰略對手及險惡的偽裝者明察秋毫的問題上,使我的信念更加堅定。我們應當盡一切努力,去推動最有利於我們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的國際秩序,而與盟友的緊密聯盟,也能加強我們的實力。

正因為您有權力去選擇一個見地和您比較一致的國防部長,我相信辭任是正確的決定。我任期的結束日期是 2019 年 2月28日,相信有充足的時間讓繼任者獲得提名和確認,並在國會聽證會、和 2月份的北約國防部長級會議中,正確地表達訊息和保護國防部的利益, 此外和新的國防部長全面過渡順利交接,將能在 9 月份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之前,使保部門內部得到穩定。

 我現承諾盡力去完成順利交接,以確保 215 萬服役中軍人 和 732,079 名在國防部工作的平民的需要和利益都得到照顧,使他們都能夠二十四小時地緊守崗位,完成他們去守護美國人民的重要任務。

十分感激能夠有機會,去為國家和為我軍服務。」

國防部長馬提斯這次的請辭,是在總統特朗普宣布從敘利亞全面撤軍及宣布伊斯蘭國經已被打敗後提出,而五角大樓及國會中共和黨議員似乎對此並不贊同。現年六十八歲的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是退役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從軍一共四十四年,曾經在美國中央司令部,領導包括伊拉克及阿富汗的戰爭。 他是特朗普內閣中得到最高度讚賞的成員,也是美軍中被譽為其中一位最有智慧的領導者。

有關馬提斯這次的請辭,眾說紛紜。當然,美國左派民主自由派,都樂於見到特朗普和馬提斯的合作關係瓦解;軍中亦不乏聲音言馬提斯是軍人學者,並不是政客,故難以從政; 但其實早在他就任美國國防部長一職時,即有傳言謂他將會在 2020 年參選美國總統。個人認為馬提斯離任,純粹是任期屆滿,亦不見他對總統特朗普有任何惡言微言。和之前協助策劃特朗普參選總統的史提夫班農 ( Steve Bannon ) 一樣,在離任後似乎更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個人認為馬提斯的辭職信,重點在於美國國防部對中俄兩國的定位(尤其中共)。馬提斯將中共定性為「想將這個世界塑造成一個與其專制模式一致的世界,以以犧牲其鄰國、我國、乃至我國盟友的利益,去獲得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否決權」,其實是為日後討伐中共,立出師之名;而從敘利亞撤軍,或許就是為之作好準備。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MYRADIO現任《本土最前線》節目主持。喜歡八卦國際軍政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