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常務總監(車務及中國內地業務)金澤培

平安夜本來唔應該咁燥底,標題第一句以前亦用過,但看到港鐵常務總監(車務及中國內地業務)金澤培昨日(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簡介會上謬論連篇:施工質量與結構安全是兩個概念,「安全系數預多咗好多」,簡直是無名火起三千丈。金澤培本是臨危受命,沙中線爆大鑊,工程總監黃唯銘等下台,他只是收拾殘局。即使如此,金澤培也不應説出這些埋沒專業良心,喪盡廉恥的謊言。若施工質量與結構安全無關,那要施工質量標準來做甚麼?一九九九年底,沙田愉翠苑、天水圍天頌苑、天富苑等短樁事件,按金澤培的垃圾邏輯,香港樓宇建築施工質量「安全系數預多咗好多」,本無需進行加固工程,照住可也。不過,事實是,當年政府以安全理由,拆去其中兩座樓宇,廉政公署即時介入調查,還以此次事件改編成電視劇:《廉政行動二零零七》第二集之「沙丘城堡」。撫今追昔,廉政敗壞,專業淪喪,仿如隔世。

沙中線豆腐渣陸續現形。最新結果是:本月十日鑿牆檢驗至今,抽驗的十支鋼筋中,竟有六支不合格,即係「肥佬」(是不合格,不是「不達標」!)。最離譜的一枝僅約六毫米絞牙扭入螺絲帽(標準是三十七毫米)。以這個抽樣結果推算整個沙中線紅磡站月台底層結構承托力之強弱,可思過半。小學生可用簡單算數推算,十萬支鋼筋剪短再用,一共可以慳番幾多錢;小學生亦知道,慳咗嘅錢,入咗落邊啲人嘅袋度。金澤培博士(曾修讀美國賓州大學高級管理課程)的知識水平,連小學生都不如。他在記者會上的一番謬論,就等於説,只要降低施工質量要求(最好由金澤培按其本人私人喜好訂立),就一天光曬。將來死人冧樓,關人隱事。難得的是,又有一位「獨立」專家顧問(港鐵委聘),香港工程學會土木部委員前主席嚴建平同場幫忙護短。香港工程界的專業良知,就是敗在這些人渣手上。

地鐵工程質量之淪亡,不限於紅磡站,不限於沙中線,而是全線陷落,與中國水平全面接軌。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在其臉書上建立一個名為「求其的港鐵」相薄,詳列港鐵尖沙嘴站B出口吹風機恐怖積塵,與第三世界水平看齊,亦有金鐘站扶手支架裝錯,變成「吊吊揈」。當然,以林超英的名氣,港鐵現時還會迅速跟進的。

林超英認為,這是港鐵管理出了問題。恕我直言,這是錯誤對焦。現時所有港鐵大大小小工程,不只是管理出了問題,而是可能出現了結構性貪污。若不循這個方向去調查,根本不能對症下藥。令人擔心的是,身邊不少朋友對現時香港各種專業水平急劇下降逐漸麻木,認為「講嚟都冇用」。對此,我更不敢苟同。我們這一代尚且知道港英殖民地時代的專業水平如何。我們不説,不以最嚴厲的語氣對港鐵沙中線豆腐工程大加撻伐,小孩子以至年青人就以為世事本該如此。一旦習慣了,香港就陷入萬刼不復之地。

公平點説,金澤培、嚴建平這些都只不過是前台人物,替人受靶,真正要負責的還另有集團。港人一日未能找出幕後黑手,都未算治本。可是,廉政公署能像當年調查短樁樓般,肩負起這個重責嗎?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