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市面傳統的璀燦聖誕燈飾逐漸褪色,令人懷疑是否終有一日完全熄滅。彌敦道沿路所見,滙豐、恆生銀行外牆全無聖誕裝飾,是否今年的業績特別不濟,連區區燈飾費用也要省下來?猛然驚醒,這些香港老字號今天本質上已是中資機構,即使中國資金所佔比例不一定很高,但在政治及文化上的禁忌,卻必須緊跟大隊,避免無意中得罪當權者,招致經濟報復。

中國近期有人舉起了「抵制聖誕」的標語,但《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極力否認,説只是不鼓勵洋節而已,個別地方抵制活動純屬民間自發,中國還是保障宗教自由的。正所謂「人唔笑,狗都吠」。看看廣州石室聖心大教堂門前的裝甲車布防,北京天主教堂裏裹外外的嚴密監控,對地下教會的打壓,處處都是侵犯宗教自由的具體證據。北京近日種種行為名曰:「去聖誕化」,實質是官方帶頭抵制洋節,到時機成熟時就全面取締所有西方宗教活動,確保共產黨在意識形態上的領導地位不受挑戰。不過,這種高壓手法注定以失敗告終。

中國有蒙面異議者在網上批評官方做法,指出:「抵制洋節是文化自卑」。明年五月四日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自一八四零年鴉片戰爭,滿淸帝國面對西方列強軍事及經濟挑戰,讀書人提出「師夷之長技以制夷」、「中學為體,西方為用」等作回應,以至民國初年「德先生、賽先生」,「全盤西化」等口號,最終全部報銷。百多年兜兜轉轉,始終還是一九零零年的義和團最合乎中國人的本能反應,也是中國文化COMFORT ZONE之所在。

可是,中國「去聖誕節」之餘,也要問一問公元年份後面的A.D.和B.C.是甚麼意思。A.D.是拉丁文ANNO DOMINI,中文繙譯是「在主之年」;B.C.是英文BEFORE CHRIST,即「主前」,全部同耶穌有關。你要扺制聖誕洋節得夠徹底,就要考慮棄用西元,改用「共和國紀元」,或者A.M.(AFTER MAO)、B.M.(BEFORE MAO)。再勇啲,連A.X.(AFTER XI 在習之年),B.X.(BEFORE XI 習前)都得㗎。依家你咁惡,你開到聲,有邊個夠膽SAY NO。反正日本咁先進,都係用皇帝年號啦。

習帝自詡熟讀中國歷史,可否記得盛唐時期,首都長安的宗教自由盛况,拜火教、摩尼教、伊斯蘭教、景教等外來宗教全部可以在天子腳下「插旗」,不受抵制之餘,間或有官方支援,政府官員成為教徒。有論者謂,這是大國崛起文化自信的胸襟表現。不過,歷史學家陳寅恪的解釋更令我信服:李氏家族本非漢人,實為鮮卑種,文化方面亦未漢化。中國歷史學家美其名為「少數民族」,實際上係「鬼佬」。正因為係鬼佬揸旗,所以包容性特強,唔會輕易仇外。

稍有常識都知道,閉關自守、仇外排他這條路今時今日是行不通的。中國經濟已納入國際經濟體系,北京要進入別人市場,但封閉本國市場,還要禁絕外來文化影響,世上哪有這樣便宜的事情。「師夷之長技以制夷」冇錯係好橋。問題是,究竟你依家是否「師」到可「制夷」?是否「師」到連「夷」都以你為「師」?

再講,過聖誕節、HALLOWEEN、情人節這些洋節,無非是庶民階層找些機會放縱一下,舒緩身心,背後的宗教意義屬東方或西方,WHO CARES。當權者何苦上綱上線,連庶民這小小的喘息空間也要剝奪。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