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坐擁萬億儲備,大小白象工程慣性超支,但我們的公共醫療系統「爆煲」爆到七彩,特區領導人愛理不理,視病人,特別是長者病人和長期病患者命如草芥。現時部分公立醫院的最新狀况是內科病牀加無可加(即是説,連走廊空間也用盡。我想問,一旦醫院火警時,如何疏散?),等待上病房的病人滯留急症室,當中不乏八十、九十歲長者。據《香港01》報道,伊利沙伯醫院有病人在急症室滯留二十一小時仍未能上病房。不要以為是所謂「冬季流感高峰期」的效應,這已是香港公立醫院的恆常狀態。病人已無尊嚴可言,醫護人員不是變得麻木,就是離職避難。以特區政府的豐厚財力,解决這個問題綽綽有餘,只要撥出部分儲備,或者減少幾個白象工程已可應付,為何偏偏視若無睹,顧左右而言他?這些狗官有沒有想過,若有一日大型瘟疫襲港,香港醫療系統崩潰的情况將會何等恐怖?

公立醫院「爆煲」非始於今日。多年前我到觀塘聯合醫院探病時,已有親身體會,幾與戰地醫院無異;及後將軍澳醫院啟用,以為可以減輕聯合負擔,但到頭來將軍澳醫院亦成重災區。這亦證明,公立醫院多年來的問題從未改善,近年更有惡化之勢。醫院管理局一月六日數據顯示,全港十五間急症醫院內科病牀使用率全部超過百分之百,以將軍澳醫院最為嚴峻,使用率133%;其次為伊利沙伯醫院,124%;聯合及明愛醫院亦達123%。以上統計數字,不在現場的人沒有大感覺,但可從《香港01》報道引述郭家麒議員的説話得知端倪:「QE(伊利沙伯醫院)幾十年都係未改善過,病房走廊都放滿牀,牀與牀之間只有一呎距離,醫生巡房都有困難。如果要急救,都要推開啲牀先至放急救車。」

他又説,本港復康醫院病牀不足,院舍及社區照顧差,「病人都係困獸鬥」,大小病痛幾乎都到急症室醫院,前線醫生看不到希望,「捱到頂唔順就走。前線可以做到啲咩,病牀數目都唔係佢地規劃到。」

到底是誰人規劃病牀及公共醫療服務?第一層負責的當然是醫管局那班「仆街冚家鏟」官僚,第二層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這些狗官人渣。但最終要負全責的就是777,炒樓王張建宗同劏房波等人。這批狗官個個高薪厚祿,卻從不關心民間疾苦,終日只顧逢迎諂媚,為自己的利益(現在及將來)打算。深水埗到旺角鼠患長期猖狂,而且已發現老鼠肝炎直接傳人個案。食環署治鼠無方,還厚顏無恥到以「香港老鼠比較聰明」這類奇譚卸責;中國豬瘟已殺到門口,但照樣開放門戶,讓病毒襲港…其實這班狗官是否心中盤算著,讓香港的各項公共設施,如衛生、交通、教育等「有咁差做到咁差」,首先令大量專業人士「頂唔順」自動離開,配合中國在港的人口換血計劃。此外,支持填海計劃的人有沒有想過,單是增加土地,建造房屋,但醫院牀位、人手、設施依然故我,這還是一個適合人居住的城市嗎?

日前,有公立醫院醫生目睹急症室病人慘况,感嘆:「生命有如烏蠅、蟑螂般卑賤」。香港人,WHAT HAVE WE DONE TO DESERVE THIS?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