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知名政論家鄧聿文最近在《紐約時報》發表署名評論指出,估計中共武統台灣時間定在未來十到十五年左右,「其中二〇三〇年前後武力攻台的可能性最大」。他呼籲台灣和國際社會不能掉以輕心;台灣應與中國內部的反習、民主和反武統力量一起,阻止中共武統,讓習攻台師出無名。
鄧聿文在《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題為《武統台灣:習近平未來的目標?》署名評論。他直言,習近平對台灣的強硬講話,和蔡英文對中國充滿對抗性的表態,將台灣拖入一個危險境地,讓人對台灣的未來不能不感到憂慮。

鄧聿文指出,根據中共過去以來的台灣政策和習近平的最新講話,他認為,中共武統台灣將是大概率(高機率)事件。按他的估計,武統台灣的時間定在未來十年到十五年左右。

他認為,中共從沒有放棄對台不使用武力的承諾,習的最新講話不但重申了這個承諾,且喊出「祖國必須統一」,顯示在統一問題上是沒有商量餘地的。這讓人想起中英香港問題談判時,鄧小平對柴契爾夫人的「主權問題是不可以談判的」表態。只是兩岸和平日久,許多人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這點,或者以為不合時宜。

鄧聿文說,習近平個人的「雄心」、「使命感」與反腐樹敵過多的處境,中國國力的飛躍增長及中共合法性流失的困境,台灣島內民意對統一的排斥,都使得習近平對解決台灣問題比前任更具信心,也更焦慮,習不能把這個問題留給後人,自己任內要收復台灣。

他並提出「促使中共武統的三個變量」。第一,美國對台灣的支持突破中共底線。他相信美國不會放棄保衛台灣,但武力介入的程度和規模確實不好判斷。因為對美國而言,台灣不僅是感情上的聯繫和意識型態的盟友,還有重要的地緣戰略價值。

鄧聿文指出,除了關注戰爭爆發時的美軍介入程度,更應關注美國前期對台自衛的全方位支持,是否會激怒習近平,從而使武統提前。二〇一八年美國通過了《國防授權法》和《台灣旅行法》,前者包括考慮美台軍艦互訪可行性的條款,後者鼓勵台美所有層級官員互訪,事實上已經突破中共紅線,只是美國政府自我克制,導致中共沒有過激反應。

第二個變量是,台灣島內局勢失控。從大陸來看,民進黨和國民黨對待台獨的態度其實差別不大,國民黨主流派主張維持現狀,實際是一種事實台獨,兩大政黨外,台灣政壇升起的時代力量等勢力,都可劃為深綠或激進台獨。

他說,根據中共《反分裂法》,若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用武力收復台灣。習也將失去模糊或彈性處理台灣問題的空間。

第三,中國國內的民意壓力也會促使習近平加快武統步伐。迄今為止,習近平訴諸民族主義作為其統治策略,民族主義水漲船高,對武力解決台灣信心爆滿,對台灣的好感和台獨容忍度都大大下降。此外,當美國試圖挑戰一中底線,以及島內民意顯著滑向台獨,習卻未能採取有力措施回應,習和中共將會被民眾看作「軟弱」。為平息國內民眾不滿,習很可能被迫發動武統。

為什麼會是二〇三〇年左右?鄧聿文表示,習的「中國夢」,不單意味著中國強起來,也意味著習的歷史地位,習想有超越毛澤東的歷史地位,像毛那樣「名垂青史」,只能靠收復台灣,其他任何業績都無法做到這點。

至於時間點,他認為,在度過未來最困難的二到三年,收拾好內政後,習近平將騰出手解決台灣問題。從二〇二一年開始,到二〇三五年,這段時期皆有可能,其中二〇三〇年前後武力攻台的可能性最大。

他說,鑒於習近平一定要把武統台灣的「偉業」攬到自己身上,不可能讓別人去摘他辛苦培植的桃子,故時間點不會在二〇五〇年前後,而在他任期結束前後比較合適。習已用6年時間進行反腐,確立起了在中共的穩固地位,再用十年多年夯實經濟和軍事,把攻台的短板一一補齊,到二〇三〇年左右就可以發動武統了。

鄧聿文直言,台灣是中共不能承受之重,沒有哪個中共領導人敢冒失去台灣之風險。尤其對習近平言,武力收復台灣,實現祖國統一,更是他念茲在茲的「光榮與夢想」。

他建議,面對習近平和中共對台虎視眈眈的武統威脅,台灣和國際社會不能掉以輕心,不要給中共藉口,更不能主動送上藉口。「我最擔憂兩岸許多人對此警告不以為然,真把習近平看成紙老虎。這種心態容易釀成大禍。」

鄧聿文說,台灣當然不能被動挨打,但鑒於兩岸實力懸殊,台灣最好的自處之道,是回到馬英九時期的立場,承認「九二共識」,並反守為攻,民主「西伐」,和大陸內部的反習、民主和反武統力量一起,阻止中共武統,讓習近平攻台師出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