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可以任搬,沉降標準既然可以不斷「沉降」,長者綜援年齡門檻由六十歲調高至六十五歲又何必「大驚小怪」呢。社會福利署前日(一月七日)宣布,綜援計劃的標準金額及公共福利金計劃下的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及傷殘津貼金,今年二月一日起提高百分之二點八,政府這方面的開支増加十二億元以上,共一百二十六萬港人受惠云云。不過,與此同時,政府又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六十歲推遲到六十五歲。這樣政府又可「慳番一筆」,補回前面的開支。更重要的是,也變相將長者的定義更改了。這個做法很管用:貧窮人口多嗎?不怕,只要將要「貧窮人口」定義略為修改,貧窮人口立即大減。這是滅貧最佳方法。長者綜援年齡門檻推高,網上反應激烈,但未點出要害:中國覬覦香港豐厚財政儲備(甚至外滙儲備),要透過大量低劣白象工程將香港家當轉移。所以盡管政府年年有財政盈餘,都千方百計削減醫療及社會福利。特區政府本質上是一個「外來政權」,任務是為北京掠奪香港人的財富。

一個簡單的社會政策,在港英年代後期,無論動機如何,總會花點時間做些諮詢。現在特區政府是「一往無前」,政策硬推,已無轉圜餘地,即使有諮詢,也是假諮詢(土地小組報告是一例)。今次長者綜援年齡門檻提高,一提就是五年,而且動員領導層護航。林鄭月娥強辯「反映現實,非節省公帑不近人情」,甚至以自己為例:「今日如果説六十歲以上不能做事,或者與社會脱節,我想你都不會接受。我超過六十歲,我每日十多小時做事」。柒娥何不舉李嘉誠為例,九十歲前還日理萬機。若以李生為指標,香港合資格申請綜援長者數目必定大減。更離奇的是,柒娥「無厘頭」將長者綜援與「社會脱節」相提並論,暗示領取長者綜援就是「與社會脱節」,簡直莫名其妙。

甚麼是香港的社會現實?就是我們的長者不像中國乞衣,千山萬水走到香港通街乞錢,寧願自力更生,每日為幾十蚊執紙皮;就是我們的公立醫院每天擠滿人,老人家入院逼到去兒童病房;就是我們的政府坐擁巨資,卻在社會福利和醫療服務上收緊資源;就是我們去年的財盈過千億,劏房波在社會壓力下心不甘情不願派錢,寧願花錢在行政費,拖低效率,也不想廣大市民直接受惠…

特區政府以「社會人口老化」為擋箭牌,具體意義是以成本愈來愈高為由,拒絕承擔對長者的道德責任。不過,即使從功利主義角度,及早為長者提供醫療保健、心理支援等服務,減少長期病患的可能,更能減少老年人口財政負擔的政策,為何政府卻偏偏不肯花錢對症下藥?整件事情的真正核心並非長者門檻應在六十或六十五歲,而是特區政府有沒有足夠的財政資源去為市民提供社會安全網。很明顯,它有這個能力,但卻花在大小劣質白象工程,甚至填海計劃,其背後政治目的淸楚不過。

「壽則多辱」,這應該發生在香港這個全球最長壽的地方嗎?柒娥這批特區狗官現時月入數千萬,當然不會體會到鰥寡孤獨、老弱貧病的痛苦,還在説風涼話。這些人渣是會得到報應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