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圍屌楊岳橋,人人喊打已到了洗版程度。勁屌之餘,是否也應譴責那些繼續投票給楊岳橋(以及泛民)的選民,他們縱容泛民議員各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二零一九年首個立法會大會有一個非常「好」的開始,議員可以提早收工。多得公民黨立法會(新界東)楊岳橋原本動議討論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問題,但竟然在進入議程時楊本人不在席,主席梁君彥順勢指由於動議人缺席,無法提出動議,兼且宣布休會。「關鍵一席」變「關鍵缺席」。這是楊岳橋的第一次嗎?去年八月,沙中線追加撥款八億多元終極表决,楊岳橋亦缺席(這只是其中一例,要數多的是,不能盡錄);這會是楊岳橋最後一次嗎?看來也不會,將來也繼續在關鍵時刻甩轆撻Q;這是泛民中楊岳橋個人的問題嗎?也不是,朱凱迪、區諾軒、尹兆堅…等都有同樣紀錄(有些甚至是關鍵時刻去咗旅遊),分別只在次數多寡。這樣的所謂「泛民」議員,投票給他們和投票給建制派有分別嗎?説穿了,泛民就是建制。

楊岳橋當然知道今次「大鑊」,立即鞠躬道歉。但他的解釋有説服力嗎?他説,因當時在辦公室收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解釋「國歌法」記者會直播,故未有及時到達會議廳。首先,身為大狀,對自己工作的PRIORITY沒有規劃,沒有日程表,你會相信嗎?舉例説,大狀會因為追看新聞而不準時上庭嗎?「國歌法」記者會重要到一定要直播,不能看重温?其次,楊岳橋辦公室的議員助理一定是尸位素餐,沒有盡到提點老細的份內事(我也曾做過議員助理,所以不是靠估)。他的缺席令到其他想發言的議員如范國威等也望門興嘆。此刻,我不想用陰謀論去差測楊岳橋的行為,但如日後他又是關鍵時刻失踪,就不能不令我有所懷疑。

這又令人想起約三年前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當時泛民是如何推銷楊岳橋和抹黑梁天琦(「人血饅頭」)。三年過後,梁天琦身陷囹圄,本土派、自决派遭趕盡殺,楊岳橋在立法會做過了甚麼事情,作過甚麼貢獻?如果是梁天琦,而不是楊岳橋做這個位,立法會會有甚麼改變?歷史沒有如果,至於教訓,也要看當事人受不受教。在楊岳橋的臉書上,有支持者留言:「下次唔好喇!」醒啲啦,重有下次?!

西諺有云:「FOOL ME ONCE,SHAME ON YOU;FOOL ME TWICE,SHAME ON ME」。畀人揾一次笨,罪在騙子,但畀人連續揾笨,罪在笨蛋。其實,問題核心不在於今次討論單程證的議題,皆因即使有討論,也不會給予政府,以至北京足夠的政治壓力改變政策。犬儒點看,這也不過是一場戲。楊岳橋的失敗是連戲也交不足(他是公民黨黨魁啊,起碼也要以身作則吧)。至於説甚麼「守護庫房」,「反對國歌法」,「頂住二十三條」,全部都是老千謊言。問題是,説了二十多年仍有人相信,投騙子一票,那就是選民自作孽。這些選民不是豬的話,就是在欺騙自己。

今年稍後時間又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泛民候選人及助選團又照例開出同様的空頭支票,泛民支持者照例自動洗掉記懷,所有事情重覆一次。好像有位哲學家説過:「永刼回歸」。説真的,我鄙視所有投票給泛民的人。客觀而言,他們也在出賣香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