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一月二日上午藉着紀念《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對台重申「反獨促統」立場的談話,只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舊調重彈,沒有什麼新意;不過,「習五點」中的第二點則令台灣朝野十分關切:「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鄭重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同日下午,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召開臨時記者會表示:「始終未接受九二共識」,「堅決反對一國兩制」。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重申黨內立場,表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談話所謂一國兩制,絕非當年「九二共識」的內涵,而蔡英文總統則根本否定「九二共識」,「一個並非談九二共識的內容,一個是完全漠視九二共識基本的存在」,習蔡兩人講的都不對。

所謂「九二共識」不但海峽兩岸無共識,台灣朝野兩黨亦無共識。但是,台灣朝野及民眾堅拒「一國兩制」的共識則十分牢固。

二、
一九七九年元旦《告台灣同胞書》宣示中共「和平統一」的立場,一九八一年九月底,人大委員長葉劍英提出「國家實現統一後,台灣可作為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並可保留軍隊……台灣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同外國的經濟、文化關係不變。私人財產、房屋、土地、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和外國投資不受侵犯。」一九八二年一月,鄧小平更進一步表示:「『一個國家,兩種制度』,兩制是可以允許的,他們不要破壞大陸的制度,我們也不要破壞他那個制度。」

「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可以說是以香港、澳門為試點,藉此「垂範」台灣。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移交,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一九八八年六月,鄧小平在北京對訪客說:「對香港的政策,我們承諾了一九九七年以後五十年不變,這個承諾是鄭重的。⋯⋯實際上,五十年只是一個形象的講法,五十年後也不會變。前五十年是不能變,五十年之後是不需要變。」然而,香港主權移交二十一年來,中共不斷在政治、經濟、司法、文化、教育等領域加強干預,《基本法》保障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已然破產,香港人所珍視的人權法治、廉能政治、司法獨立、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相繼衰敗。香港已淪為與中國任何一個城市無異的所在。

三、
近年不少有關港人身分認同的民調顯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比例不斷上升,相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則不斷下降。
本土主義思潮的興起,絶非偶然,即以香港青少年對一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態度立場轉變可見絕大多數關心政治的年輕一代,都有強烈的本土意識。筆者於二零一四年六月廿五日在立法會會議有關「六四事件」動議辯論發言時指出:「今年紀念六四慘案有特別意義。意義不在於恰好是逢五逢十的第二十五周年,而是在於本土意識覺醒,港人開始 以身份認同、民主運動的走向和對待中共的立場等角度,反思六四慘案在香港的意義。這一年香港民情丕變,不單令中共惶恐不安, 也令泛民主派方寸大亂。今年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舉辦香港人的六四集會,有七千多人參加,揭櫫本土、民主、反共大旗,從香港人的角度紀念六四慘案,為紀念六四慘案的港人多提供一個選擇,有助思考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可是主流媒體和泛民主派政客都以分散力量令共產黨最高興的言詞,抹黑香港人的六四集會,並沒有回應港人當下強烈的政治訴求,難怪香港的民主運動二十多年來不見出路。

「香港主權移交後出現的中港融合或中國化令很多香港人開始認識到中共一國兩制的承諾已成空言,無限制的自由行造成街道擠塞,破壞公共秩序,排擠奢侈品零售以外的行業更令物價高漲,民生困苦;更加不堪的是廉能政治開始崩壞,言論自由響起警鐘,警方濫權壓制人權,在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上台後更見凸顯。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和核心價值比大陸的惡政治侵蝕,激起了港人情感上的反彈,萌生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本土意識,這種意識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生的青年中尤為常見。來自中國的衝擊下,青年開始擔憂自己未來的居住空間、升學就業機會、語言文化等切身問題,不少人願意挺身而出,抵抗中國對香港的蠶食,捍衛本土利益運動勢不可擋,已是物理的必然!」

二〇一四年九月下旬至十二月期間,佔領金鐘、旺角的「雨傘革命」,就是一場反抗港共政權的本土政治抗爭運動。

四、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的政治報告中談到香港的「一國兩制」,一錘定音:「中央全面管治權與特區高度自治權的有機結合」,即是說全面管治權凌駕高度自治權。曾經是鄧小平對香港人作塵世天堂的預約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經過實踐檢驗,丨已經成為無間地獄的惡夢。

中共不可能不知道台灣朝野政黨與主流民意對於「一國兩制」的負面看法。台灣的民主政治漸趨成熟,在一個言論自由的多元化國度,如果沒有具民意基礎的政府授權,或者公民投票,任何涉及台灣前途歸屬的制度設計與安排,幾乎毫無實現的可能性。所以,中共的「統一緊迫感」也許可以訴諸民族主義情緒不斷宣示,但是絕對不能昏了頭,「和統」不成搞「武統」!至於台灣方面,朝野兩黨不必也不應對「習促統」反應過度,乃至藉「九二共識」的爭議操弄統獨意識形態,互相攻訐,敵我不分,亂了陣腳。

作者: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