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管理層染紅多時,香港大學的學生會還可以撐多久,不受汚染?港大《學苑》一月二十日刋出今屆港大學生會候選幹事會內閣「蒼傲」(俗稱「莊」)接受訪問時,就有關當前香港重大政治議題申述立場的內容。觀其政見,與四年多前港大學生會出版的《香港民族論》,無論在立場或深度上,可謂天壤之別。特別是看到候選學生會會長鄭鎮熙的低水平政治論述,令人懷疑,北京的黑手已伸向港大學生會。

因旺角事件,現時在監獄服刑的梁天琦是港大舊生。當《學苑》問鄭鎮熙對政治犯的看法是,盡管沒有提到梁天琦,但實際上已觸及梁天琦的控罪性質。鄭的答覆如下:「無論是因為抗爭又好、還是因為違法的行為都好,如果抗爭中有違法的話,那麼無論你用不用這個名義,其實你都是違法。所以我贊同一個人違法的話,無論你的目的是多麼卑劣,抑或多麽高尚,都應該得到法律的公平審判。至於政治犯這個用語,其實很多意義,如果你作為一個犯人,他堅持自己無罪的,但是因為法律的審判而判他有罪,那麼外界就可以用政治犯來標籤他,所以其實很看到底這個法律的審訊是否公平或證據是否確鑿。所以我認為在一個公平的法律環境底下,有一個明文的法律條文以及公平的審訊環境底下被處以違反法律的人士,其實並不可以用政治犯這個用語來形容他們」。

整段説話都是抽空,沒有觸及現實政治,但無論問和答的都是以梁天琦為背景的。很可惜,這個鄭同學的政治理論水平太低,連「公民抗命」、「違法達義」這些概念也未用理據反駁。再者,「政治犯」並非如他説的有「很多意義」;凡是因反對政治打壓而遭檢控定罪的就是政治犯,而與他堅持自己有罪或無罪關係不大。至於認為,有了明文法律和公平審訊便沒有政治犯,更是全無政治及歷史常識。印度獨立運動之父甘地在英治印度也觸犯明文法律(罷交鹽税),也獲得公平審訊(英國普通法)。難道他入獄,歷史學家(包括中國的)敢説不是政治犯?這是因為法律明文與否,審訊公正與否,在這類歷史事件中並非重點,重點是甘地這些政治犯挑戰了整個政權及政治制度的合法性。

至於答國歌法及二十三條立法,此人更是頻頻露出馬腳。最好笑的是,問他二十三條,他答的是網絡二十三條,而且還侃侃而談「網絡欺凌」,簡直是「九唔搭八」。《學苑》記者沒有「引導」他回正題,原文照出,大概是讓自己出醜吧。另外,他和其他候選內閣成員也答到香港前途及港獨等問題,也是類似中聯辦提供的MODEL ANSWERS,當然是現實主義作為包裝,毋須在這裹複述。

個人認為,反而這個現實主義的包裝正是他們這班紅底學生的穿崩位。一個十多二十歲的熱血青年,念念不忘的應是理想和浪漫;少年老成,一開口就是現實和理性,怎會去花時間選學生會那麼無聊,除非有著數。當然,現實點看,港大和其他高等學府學生會失陷是遲早的事,但這代表香港學生已被成功洗腦嗎?肯定不是,他們只是把反抗意識埋得更深,待爆發時力度更強而已。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