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鈎者賊,竊國者侯」。制訂香港荒謬教育政策的狗官,多少莘莘學子因他們而患上抑鬱,甚至輕生?負責公共醫療政策的陳肇始、醫院管理局高層這班人渣,多少前線醫護人員因他們「肥上瘦下」的政策而叫苦連天,甚至病人失救?負責安老及社會福利政策,諗「縮數」提高長者綜援門檻的仆街羅致光,多少長者因政府缺乏支援而不能安享晚年?在香港,這些人渣仆街冚家鏟不單止不需要為他們所作的惡負責,而且每月高薪厚祿,間中還説一兩句風涼話。一個酒店清潔女工只因一宗意外,打開酒店房間窗口時,窗框飛脱墮下誤中路過中國女遊客,導致其死亡。清潔女工迅即被捕,而酒店管理層竟可置身事外。如果説人命關天,由林鄭月娥以降的那些間接草菅人命的狗官又為何可以逃避責任,甚至富貴榮華?

事發於本周一(一月二十一日)早上:位於尖沙嘴的美麗華酒店,一名三十九歲尼泊爾裔女清潔工,據説因房間住客抽烟留下的燶烈氣味(酒店稱所有房間禁烟),欲打開窗戶疏通空氣。她首先通報酒店管理職員,並由職員用螺絲批開鋁窗鎖,可能由於鋁窗部件氧化鬆跳,她開窗時,鋁窗即時飛脱墮下,不幸擊中一名剛從佛山到港的二十六歲中國女遊客,後者傷重死亡。警方到場調查後,以「容許物件從高處墮下」拘捕女清潔工。該酒店集團稍後回應,指「正積極配合警方調查,對事件感到非常難過,向死者家屬致以深切慰問」云云。其實這個回應還要補上兩句:「本集團為這次不幸意外負起法律及道德責任,並給予有關員工適當的法律支援」。當然,後者是我們局外人一廂情願的主觀願望。

要説責任,很肯定不只該位「當黑」的清潔女工。酒店管理層是否定期檢查所有設施,免生危險;若有,負責檢查的員工有沒有依足指示檢查?這些都關乎酒店本身的責任;政府有關部門表示,「並無接獲該樓宇窗戶欠妥舉報的紀錄」,潛台詞是第一時間撇淸責任。問題是,現行「強制驗窗計劃」不包括商廈,政府相關部門也沒有人手和資源去抽驗。如是者,政府本應淸晰釐定這類意外的法律負任。若政府未能做到,也算是「殺人兇手」;如果再將邏輯推到極端,那個/那羣在房間抽烟的房客(中國遊客?)也應追究吧。

有人蛋頭律師聲稱,根據香港法例二二八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4B:「如有人自建築物掉下任何東西,或容許任何東西自建築物墮下,以致對於在公衆地方之內或附近的人造成危險或損害者,則掉下該東西或容許該東西墮下的人,即屬犯罪,可處罰一萬港元及監禁六個月」。蛋頭律師又説,有關法例屬「嚴格責任」類型,法庭只看其後果,不看動機或意圖。可是,法例明明寫上「容許任何東西自建築物墮下」的責任。從字面看,酒店也有這樣的嫌疑,為何只有女清潔工須負責,而管理層到今日還可置身事外?

説到底,淸潔工人是弱勢社羣,尼泊爾裔女性更是弱勢中的弱勢。警方拿她開刀最方便。日前剛好在網上看到旺角潮聯小巴司機與警察對峙的「霸氣」(SOCREC紀錄片)。特區公安面對小巴司機那副窩囊相,即使真有「犯法」也不敢拉人,證明現今香港社會,期善怕惡是「硬道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