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福局局長羅致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特區政府將長者申請綜援門檻由六十歲提高到六十五歲,本已招致全城痛駡,但IQ160的勞福局局長羅致光仍嫌氣氛未夠熱烈,又以一句「邏輯語言」(即形式邏輯中的條件句:IF P, THEN Q):「當大家都一百二十歲時,六十歲啱啱是中年」,火上加油。由於羣情洶湧,林鄭隨即「補鑊」,架床疊屋推出所謂的「就業支援補助金」,向六十至六十四歲新申領綜援人士每月發放一千零六十元,補回長者綜援與成人綜援的差額。豈料羅致光呢條契弟仍然要繼續「玩嘢」,又要滲入「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IEAPS),規定領取補助金者必須參加此計劃,證明自己嘗試揾工,否則每月綜援會被扣二百元,作為不積極揾工的「懲罰金」。做人做到好似佢咁刻薄,涼血都算少見。羅致光的真正PORTFOLIO是「虐老局長」,而非勞福局。他的任務是玩殘全港長者。

羅致光作為勞福局局長的月薪是三十多萬。他知不知道,一個公公婆婆推四架手推車的紙皮都賣不到二百元!其實這不只是錢的問題。社會福利署日前向社福機構透露,領取補助金者須參加IEAPS:「協助他們克服就業障礙,增強受僱能力,以便早日覓得有薪工作。失業綜援申請人須尋找每月工作時數不少於一百二十小時及收入不少於社署所定標準的有薪工作。最年幼子女年齡介乎十二至十四歲的綜援單親家長和兒童照顧者須尋找每月工作時數不少於三十二小時的有薪工作」,否則每月綜援扣除二百元。即使參加了IEAPS,仍需每兩個月參與一次就業面談,若連續三次,即約半年都無法提供求職紀錄,同樣每月扣除二百元。

羅致光「解釋」,有關措施只有想六十五歲前健全的人投入巿場,「如果他肯去做兼職,每月工作六十小時就不用見社工」。呢條契弟形容扣二百元是「象徵性」,令大家知道「(唔揾工)有少少價」。以上一番話的潛台詞是這批申領者「有工唔想做」,呃綜援。這二百元的真正作用不是「懲罰」,而是侮辱,是羅致光及特區政府踐踏長者尊嚴的卑鄙手段。

有報道説,羅致光本是林鄭月娥愛將,但羅近期連串「金句」亦引致林鄭不滿云云。 這些政壇傳聞我素來不以為然。即使有,也只代表特區政府各個部門近期連續「爆鑊」,陳茂波、陳肇始、鄭若驊等問責官員負面新聞層出不窮,炒樓王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有如隱形人,即使現身也於事無補,勞煩林鄭回港救火,令她心煩氣燥。羅致光和以上一班庸官不相伯仲,頂多「金句」較多而已。論「串嘴」,説話「頂心頂肺」,林鄭本人也不少啊。

羅致光「開口㚒著脷」,考其原因,固然有羅本人自覺IQ160,高人一等的精英心態(當然只是指心態。呢條契弟其實連做一個中學教師的水平都不夠);不過,更重要的是,這種囂張拔扈的官場文化是由梁振英帶頭,林鄭月娥推到極至。後者自恃得到習近平寵愛,篤定連任,對香港市民根本看不在眼內,政策如何混賬、行政如何無能,市民如何憤怒,她也認為奈她不何。羅致光不過是延續她的「個人風格」而已。

無論如何,這個「懲罰金」政策已觸及香港長者尊嚴問題,各位市民必須向政府施加強大輿論壓力,令它撤回。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