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醫院醫護人員申訴引發出一個最爆炸性的政治議題。屯門醫院心臟専科醫生、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昨天(一月二十八日)在電台訪問中説:須認真考慮重新認可英聯邦醫生資格,以及立即叫停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政策。他強調,這「不是政治問題,是好簡單邏輯及數學問題」。黃任匡醫生解釋:「這些只是數字,香港人愈生愈少,生育率愈多愈低,為何政府醫院愈來愈爆?這答案好明顯。我們無提任何政治事,亦不是鼓勵大家歧視新移民,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每年五萬多人,十年就是五十萬人。病房本身已這麼爆,還容許每年五萬多人來港,這是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所為呢?」他説,人口政策是醫療政策或教育政策之本,「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政府,都有負責任人口政策及規劃,為何可以不理此事?」

很吊詭,正是因為以上分析來自一個平時不甚關心政治的專業界別,而提倡者表明不涉政治,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政策才因此正式成為政治議題。稍為留意新聞的都知道,要求停止每日一百五十個名額,以至檢討單程證政策、取回本地審批權等非始於今日,訴求表達方式甚至更激烈,但由於提倡者往往被認為有政治動機(例如撈取選票),政府很容易以「家庭團聚」、「大愛包容」化解,根本毋須ENGAGE這個議題。但今次提出質疑者來自一個非常大愛的専業人士(此時此刻仍留在公立醫院,特別是屯門醫院,本身已有相當強的説服力),並有一定數據支持,政府就較難迴避。起碼政府也要在短期內盡快舒緩公立醫院的爆煲情况才可以SPIN這個議題。

當然,黃任匡醫生本人也會承受一定壓力,甚至成為磨心。舉例説,在《明報》報道這段新聞之下的讀者留言,首條是這樣寫的:「人渣醫生,乜都扯上政治,利用事件反中反共搞政治,真是多鬼餘。港人內地子女來港是他們的人權受到基本法保障。正確的處理方式是引入多D外地及內地的醫生才是對的,可是你們這班人渣寧願睇住病人死,自私地不讓政府輸入外勞」。這樣的口脗正與《文滙報》及《香港01》等報的論調一致,只是後者以較「理性」包裝:美其名輸入海外醫生,實則為輸入中國醫生及護士開路,就正如各大學以「國際化」為名,大量錄取中國學生及聘用中國教職員一樣。再者,黃任匡醫生已變相表明支持輸入英聯邦醫生,所以根本沒有盲目反對外勞之意。

問題是,即使撇開中國醫護人員的專業及道德水平不談,現在香港公立醫院爆煲集中顯現在床位緊拙現象,難道病房床位也可以從中國輸入?論者或反駁,建造人工島、填海、取回高爾夫球場,建屋起醫院,問題就解決了。不過,這個長期目標實現了,中國來港人口數目又會再提高,成為永恆的惡性循環。

坦白説,黃任匡醫生的話是LONG OVERDUE,而造成今天的局面,香港的醫護界(包括歷任立法會醫學界及衛生服務界功能組別議員)也要負上一定責任。名為「杏林醒覺」或多或少帶有一種「自省」味道。亡羊可否補牢?還要看今次醫護人員「醒覺」的程度有多高。可幸的是,單程證政策討論由此帶起,長遠而言,特區政府也不能再單憑一兩句套語推搪過去,蒙騙市民。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