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

全城都在談華為。我不是單指新聞報道。在茶餐廳連續幾晚都聽到街坊談華為,侃侃而談甚麼是5G電訊網絡有之;大讚華為手機價廉物美,相機功能及質素勝IPHONE亦不少;稍為高檔的維園阿伯政評家則指美國驚中國太叻,所以封殺華為…不過從來沒有聽過街坊擔心華為及其他中國手機是北京搜集大數據的渠道。香港人對於用戶私隱及人權的感覺的確遠低於西方社會。一般大衆現在是抱著食花生的心情,觀看華為及其太子女、財務總監孟晚舟被美國司法部檢控二十三條控罪,計劃稍後引渡她到美國受審這場「大戲」。執筆之際,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談判團剛好抵達華盛頓,預期稍後會見特朗普。其實,不用等待會談結束,只要從公布檢控華為及孟晚舟二十三條控罪的TIMING,已可推算今次談判的結果。

美國有評論認為,華府在談判前夕公布有關决定,令北京無法下台,中方談判團更難與美方妥協,談判難有成果。此等分析只是對了一半。奇怪的是,美國新聞界對特朗普的談判策略至今仍不甚了了。特朗普的策略很簡單,就是不斷測試中方的紅線,若北京沒有因為華為、孟晚舟二十三條「發圍」,拉隊走人,美方就可認定是中方的紅線還可再退,談判叫價可再提高一點。另一方面,特朗普也不會輕易令談判破裂,在接見劉鶴時還可能再影一張露齒笑容握手言歡的公關照片。對中方強硬的言論不會出自他口中,但總會有所謂「鷹派」官員針對中國。若説習近平在美中貿易戰採取「拖字訣」,特朗普又何嘗不是。只是後者在「拖」的同時,也有令中國經濟「放血」的招數。中國可以拿加拿大出氣,但至今卻不敢捉一兩個美國人質作對等報復,在氣勢上是暫時輸了。

特朗普這套對華談判策略,很明顯與以往美國總統極為不同,更不會像當年尼克遜訪華前,談判底線已遭臥底間諜金無怠取得,然後通知周恩來。看來今次美國的保密工作較之前嚴謹(有可能不倚賴來自中國的繙譯,以免泄密)。策略之改變背後動力來自對共產中國政權本質的醒覺。據説,帶動這個醒覺的國師是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近數月來有學界消息指,白邦瑞教授已完全取得特朗普制訂對華政策的主導權及信任。白邦瑞的基本論點是,中國使用各種手法,令美國懵然不知,陰謀在二零四九年前取代美國的全球霸權地位。他這個觀點在美國主流中國通圈子至今仍被視異端,神經過敏。

至今,白邦瑞在白宮仍未有任何官職,名為特朗普的外部(指非白宮系統)顧問。特朗普這個安排的好處是讓他繞過白宮各派山頭勢力,官僚關卡,直接出謀獻策,而且讓他隨團出席美中貿易談判,感受談判氣氛。德國《世界新聞》引述白邦瑞最新講話稱,他不預期美中可在本月底前達成協議,看來應有相當可信性。

現時最重要的疑問是,如果談判未能達成協議,特朗普會否在短期內向所有中國輸美產品徵收關税?這個决定影響全球經濟,看來特朗普也未必敢貿然行動。至於孟晚舟的引渡官司,肯定纏訟多時。但有一點肯定的是,華為在歐美等地的技術盜竊行為在短期內必愈揭愈多,對華為及其僱員的國際形象造成嚴重破壞。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