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究竟哪句話才是對的?細路仔時睇粵語殘片,周不時聽到後一句。年紀稍大,知道前一句才較接近政治現實。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在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時開了幾張期票,例如「如果香港人主流民意令我無法再任特首,我會辭職」。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最新調查顯示,林鄭民望持續下挫,跌至四十五點五分,創她上任後新低。她會兑現「承諾」嗎?只有儍瓜才相信吧。不過,林鄭在一七年「競選」政綱中也提過,將防止《賄賂條例條例》第三條及第八條適用範圍擴大至特首。親中喉舌《南華早報》昨日(一月三十日)報道,北京拒絕她的建議。應該如何閲讀這段這段新聞?首先,林鄭也不會愚蠢到,作出類似上任後收取五千萬「顧問費」等行為,但「延後貪污」又如何?讓親屬在上市公司裏當高層,然後監管機構開綠燈給有關公司又是否算「以權謀私」?這段新聞的真正意義是,北京開始為林鄭連任拆彈鋪路。

其實,炒樓王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較早時已透露了風聲。他上周在立法會回應議員提問時説,若委任的專責獨立委員會,就行政長官索取或接受利益給予一般許可或特別許可,「這可能與行政長官的獨特憲制地位不相吻合」。官腔譯成通俗語言是:「特首係『冇皇管』嘅」。《南早》報道說,林鄭上任後曾向北京提出收緊本港反貪法,希望確保所有給予特首的禮物和利益皆非受賄所得。報道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稱,不能接受以此理由修改現行法例:「北京的立場是特首由中央政府任命,北京不能接受本地立法,成立委員會來審批特首可收的利益」。消息人士又説,北京擔心有人出於政治動機作出指控。

細心一想,上述兩個理由皆經不起推敲:首先,若「中央」任命的特首不應受制於本地立法,那麼便由「中央」自己立法防止特首貪污吧;而且《基本法》第七十三(九)條也賦予立法會彈劾行政長官的權力,盡管在現實上不可能發生。以北京的邏輯,立法會彈劾權是否又和特首的「獨特憲制地位」有矛盾?再者,即使有指控,也不一定有檢控,何需「驚定先」?

有人在網上説,林鄭還是做了值得支持的事。這是非常幼稚的看法。當初林鄭提出這個政網是暗諷梁振英(難怪《立場新聞》在報道此消息時用了一張689與777並列祝酒的配圖,但內文卻完全不提梁振英,可謂盡在不言中)。即使如此,這也只不過是一場戲。習近平反貪不手軟,若動真格,現任特首或卸任特首都可以人頭落頭,豈需香港ICAC操心。問題是,這種反貪只是出於政治鬥爭需要,與廉能政治本無關係。曾蔭權之所以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入獄,梁振英之所以繼續做其國家領導人,正是此理。

《南早》報道想營造的感覺是,林鄭的確想兑現承諾,只是「中央」不批准。日後林鄭「競逐」連任時,既然「中央」已承擔了責任,大家也不必在這問題上追問了。當然,日後類似的掃雷行動還是陸續有來的,方便林鄭連任。

至於「特首會不會貪汚」這個問題嘛?答案是:當然會,現在會,將來更會。只是貪污的手法不會粗糙到I CAN ACCEPT CASH(簡稱ICAC)而已。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