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伊始,首先向讀者拜年,祝各位己亥年事業進歩,財運亨通。話雖如此,在這個年頭,想善頌善禱既非易事,選一個令人心情愉快的寫作題材亦難,事關周圍發生的事情大多不如意,有些甚至是驚心動魄。吉林長春長生兒童疫苗出事短短半年,中國又爆藥物恐慌。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逾萬劑靜脈注射人體免疫球蛋白受愛滋病毐感染,目前已知有一百五十問題針劑流入河南鄭州(但未知是否已注射入人體)。該公司似乎要在新春期間給大家開個玩笑,在前日(二月六日)聲明説:「如此優秀的一家公司怎麼會生產出有問題的産品?請各位廣大消費者放心使用我們的免疫球蛋白,如果出現感染艾滋病的情况我們會全額退款」。這家公司好像認為感染愛滋病毒和感染傷風菌分別不太,「全額退款」已是仁至義盡。看了這些新聞,完全明白中國人蜂湧到香港醫院、診所看病打疫苗的心態。

據説,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央企業(簡稱「央企」),隸屬國務院。該公司生產的藥劑抗體成份可提高免疫力,用於重症病患者或免疫缺陷患者,主要成分來自人體血漿。專家估計,污染來源很可能是「原料」血液。換言之,採集血液中有愛滋病毒,但生産過程未作檢驗或覆檢。竟然又有中國專家説,使用該藥感染病毒的風險很低。聽起來與工程專家聲稱沙中線紅磡站月台支撑螺絲未上好仍不影響結構安全的言論,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翻查歷史,二十多年前,河南省政府發起血漿經濟,動員農民賣血漿,該省百萬農民加入「賣血致富」運動,由於使用不潔設備及方法,造成大規模愛滋病毒交叉感染。諷刺的是,該省官員如李長春等日後官運亨通,反而強烈譴責此次事件的高潔醫生則被逼流亡美國。若再連結坑渠油、假奶粉、假疫苗事件觀之,則所有幕後主腦均穩如泰山,告密者或揭發者或被殺,或坐監,或流亡。這是「中國製造」的通例。

聞説香港的公立醫院也開始輸入中國產品。假如將來因此而出事,香港病人又可向誰索償 -至少不應止於「全額退款」吧?

「中國製造」吊詭之處是在某些領域上,它處於世界前列,例如第五代流動通訊、登月工程、高鐵等;但在與民生有關的項目,它總是停留在二十世紀中葉,毫無寸進,例如一支原子筆的走珠。或有論者反駁,前者都是從先前國家中偷回來。不過,即使如此,既然前者可偷,為何後者卻甘於落後,甚至成為官員貪污温牀?其實,只要熟讀美蘇冷戰歷史,就會知道蘇聯可以和美國在太空科技上較勁,但永遠造不好一條簡單的牛仔褲,即消費品。中國自所謂「改革開放」後,積極投入國際市場,但其背後的戰略意圖只是取代美國霸權,生產輸海外的消費產品亦如是,而非以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為最終目的。因此,中國的科技、經濟發展極不平均,凡有利於中國爭霸的,例如晶片,動輒投資千億。與爭霸關係不大的,例如奶粉,到香港買便可以,反而現在老子有錢,財大氣粗…

這樣的發展模式可以持續嗎?如果可以,我看過的經濟學教科書都要重寫了。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