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營醫療系統爆煲,前線醫護人員訴苦,他們竟然成為被質疑的對象,這是香港另一荒謬之處。繼屯門醫院心臟科醫生黃任匡呼籲叫停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後,威爾斯親王醫院放射治療師吳志傑亦公開指出新移民是公立醫療系統爆煲主要原因。他説,有人質疑無數據證明以上説法,「好多嘢叫『常理』。你需唔需要證據證明你阿媽係女人呀?我攞支針拮你,你話痛,有冇證據證明呀?新移民係唔會病㗎?係咪神仙嚟㗎?」像吳志傑這類前線人員就能夠具體指出,在進行醫療程序前,須核對病人姓名及身分證號碼。依他所見,現時十個病人中,約七至八個身分證號碼是R或M字頭,而他們大多操普通話或鄕音粤語,英文姓名用普通話拼音。吳志傑的要求簡單直接,就是:立即煞停單程證。像黃任匡和吳志傑,他們是冒著被指「歧視新移民」的罪名而作出以上言論的。

很奇怪,有足夠權威回應前線醫護人員訴求的本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及醫院管理局,但他們都選擇隱形。反而塘邊鶴,像在大學教地理的,從事社運的,未在公立醫院服務過,甚至任何醫院服務過的,就侃侃而談,説甚麼人口老化、公立與私立醫療系統資源分配失衡。似乎在這些人眼中,前線醫護人員彷佛都是白痴,對整體醫療系統狀况一無所知。嚴格來説,這些塘邊鶴只能用一些基本數據和簡單邏輯推理去詰問黃任匡和吳志傑,充其量也只能質疑,而非推翻有關其言論。當然,塘邊鶴還可加多一點誅心之論,例如説「新移民是公立醫療系統爆煲之源」的人(包括醫療專業人士)有政治AGENDA。可是,在這個問題上,塘邊鶴律人寛己,又沒有像要求人家般,提出證據證明前線醫護人員有具體政治企圖。我想,這才是對現在在公立醫院奮鬥的前線醫護人員的最大侮辱。

除吳志傑,還有公立醫院護士朱慧芳説,現時公立醫院病牀使用率高達百分之一百三十,一間病房只有兩個護士及一個離務人員,照顧六十名要抽痰和插喉的嚴重病人。由於密度太高,現時病房已沒有「感染控制空間」,換言之,傳染病容易在病人之間傳播,而事實上不少醫院已爆發院內感染。她反問,但政府仍以「人道」或「家庭團聚」為由,堅持每日輸入一百五十個(中國)新移民,「係咪用香港人嘅生命去交換呢?係咪要用醫療品質去交換呢?如果我們本身都不能保證自己的生命,基本的生存,我們如何去幫助其他人?」

宏觀點看,朱慧芳的話還可以改為:「係咪要香港人的整體生活品質去交換呢?」若説公立及私立醫院資源分配失衡,那是否説私立醫院很輕鬆?當然也不是,只不過,私立醫院不像公立醫院般來者不拒而已。再説,地鐵的擠逼、住屋的緊張,無時無刻都在「證明」這個城市已經OVERLOADED。

「家庭團聚」已經成為特區政府的MANTRA(咒語)。每逢被問到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問題時,上下官員必唸此咒語,一唸就靈。若時間許可,再補上一句:「歧視新移民」作反擊,連消帶打。不過,有不少人開始醒覺到,現在被歧視的不是新移民,而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