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在港中資機構大,還是特區政府大,這個問題我也説不清楚。從現實行為看來,似乎是中資機構大一點。傳媒連續數日報道,耗資千億,用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建造的港珠澳大橋,其總承建商中國建築工程(香港)有限公司缺失大量工程文件,遭揭發後「補回」,部分文件事隔兩年後才「補簽」。正常情况下,這種事件應已涉及刑事成分,但奈何主角是在港中資機構,因此路政署的反應竟是,事件只是遲交文件,「不涉及工程質量問題」,並「敦促」其改善。一家「私營」機構違反法定程序,監管部門竟然為它説好話,而非訴諸法律或進行調查,已是政府嚴重失職。不用「懲罰」,寄望「敦促」,這些中資公司焉會改善?現在香港的客觀現實是,大小公共工程任由中資工程公司鍾意點起就點起,政府相關部門放棄監管責任。背後的政治原因明顯不過,就是任由中資公司在港「掠水」。

路政署前晚(二月十日)聲明指,工程顧問公司奧雅納駐工地工程人員去年七月底向該署報告,中建未有依照合約,依時提交逾萬份「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表格),佔涉事合約近三成。這聲明又説,該署已聘請獨立顧問公司審視有關紀錄,並抽查電腦檔案及與工程人員會面,確認工程顧問有進行監督,亦未發現虛假文件。可是,《明報》昨天(二月十一日)報道卻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其中一份「補簽」RISC表格顯示,承建商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完成紮鐵工序,表格是在二零一八年八月,即大橋通車前夕才由另一位工程師「補簽」(負責該工序的工程師已離職)。如此一塌胡塗的文件處理及監管,已足以令人極度懷疑施工質量及造假。再者,大量「補簽」文件是在通車前夕才臨急臨忙做的,路政署很可能根本沒有查證是否由負責工程的相關人員簽署。

工程業界評論該事件時相當「厚道」,將之形容為「奇怪」,「有少少匪夷所思」,指RISC表格一式多份,地盤監工、顧問公司等均有存放。換言之,如果沒有簽署,所有牽涉在內的人都知道,根本沒有可能遺漏,而路政署也責無旁貸。因此,整件事的合理推斷只會是,這不是單單行政失誤,漏簽文件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共同串通的違反程序做法,並得到特區政府默許。至於有没有牽涉大規模貪污,如有的話,這些錢又去了哪裏,只要稍有常識的人都估計得到。

由港珠澳大橋到沙中線的工程問題,中國劣質文化已在香港專業界生根,工程界是重災區,特別是香港工程師學會在沙中線事件的表現,可稱之為「道德淪喪,專業之恥」,只剩下個別會員零星抗議。這些在港英時代培育的專業人士,今天只為幾個臭錢,或者怕「冇得撈」,出賣良心、專業道德,簡直是衣冠禽獸,斯文敗類,香港之恥。

我也不會將事件單單看成是專業界的腐化。沒有特區政府的默許,這種事情是不會如此猖獗,發展的速度也不會這麽快。由於其根源在於政治,單是呼籲専業界重拾良知已是空談。問題是,當一旦大型基建出現事故,受害人、傳媒、公衆能否以最堅毅决心,追究到底,查出真相,揪出幕後主腦並繩之於法,挽救香港的専業水平?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