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過性交易(含半年)」,這是我在羅湖橋以北常常見到的中文/漢語句子。在中國,公衆場合,電子及印刷媒體的語文都有法律規範,例如不能用正體字等。奇怪的是,既然國家領導人以「民族復興」為號召,當然應包括(不是「含」)復興中文,為何容許這些惡性歐化的語言汚染,何不立例禁止「性的泛濫」?流風所及,香港的官方文件及傳媒也是充斥著「優化」、「落實」、「打造」等詞𢑥,公衆漸漸習以為常。可是當林鄭月娥説,中央日內公布粤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盼建世界性灣區,立即成為民間取笑對象。「 世界性灣區」一語,專欄作家陶傑繙譯為「THE WORLD’S SEX BAY AREA」。若論「THE WORLD’S SEX BAY AREA」,當以東莞掛帥,澳門次之,粤港只能叨陪末座,又幾時輪到林鄭出聲。香港有的是演藝人材,對「世界性灣區」貢獻僅及於拍一套名為「SEX AND THE BAY」的電視劇,媲美美劇「SEX AND THE CITY」,於願已足。

若將「世界性灣區」改為「世界級灣區」,則可作較嚴肅的討論,其假想對象當然是矽谷所在的三藩市灣區。林鄭月娥昨天(二月十二日)早上在出席行政會議前向記者表示,大灣區建設已提升至國家戰略層面,中央領導希望粤港澳能尋求創新突破,將大灣區建設成世界性高水平的灣區。在「國家戰略」這些政治套語的背後,具體意思是「呢壇嘢係老細(習總)落ORDER要做,有AGENDA,老細會𥄫實睇吓我地交唔交到功課。」很不幸,如果北京「希望」粤港澳大灣區能與三藩市灣區,我只能説:「發夢冇咁早」。中興一役,美國佬只需禁運晶片,成間公司即時跪低;制裁華為,北京全無還擊之力;半年前説投放二千億人民幣開發國產晶片,現在隻字不提…港人慣於「HIGH TECH HI 嘢,LOW TECH 撈嘢」思維,那有時間陪你「尋求創新突破」。

林鄭同時指出,「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不會如施政報告般,有幾百項措施可立即「落實」執行,好多都是大方向。問題是,既然只有「大方向」,為何不等到有具體措施才公布?答曰:這是中國官場文化,一味要吹到有咁大得咁大,因此「大灣區」的「大方向」一定要先行,「小細節」能否跟進是後話。

更重要的問題是,有了大灣區,還需要「一國兩制」嗎,還需要「獨立關税區地位」嗎?材鄭説,香港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參與大灣區合作,強調香港不會因此被弱化。至於「獨立關税區地位」嘛,林鄭無權置喙。而且美中貿易談判進入殘局階段,一旦談判破裂,香港「獨立關税區地位」危危乎矣。再者,以目前的國際形勢,「一國兩制」有沒有「走樣」,是否名存實亡,也不是習近平説了算數。歐美陣營總會插一兩句嘴。

對於香港人而言,甚麼「大灣區發展規劃」,「機遇」都是多餘。重點是會不會有更多的中國人以各式各樣的名義來香港?街上會不會有更多的中國丐幫?這些疑問林鄭倒是回答了:「料(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帶來更頻密人流」。換言之,北京領導人是要逼爆香港才甘心。逼爆之餘,港人還要問,香港的財政預算日後是否「溶入」大灣區?香港龐大的財政及外𣾀儲備又如何被「規劃」?不要擔心,相信以上疑問很快就有答案啊。無論如何,大灣區總是有好處的:既然日後大家都是「大灣區人」,那麼「家庭團聚」就不必在香港這個小小的城市,在大灣區圍聚便可以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