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公共醫療制度外,香港的教育也在腐爛。永無休止的功課、永無休止的測驗、永無休止的考試、永無休止的精神壓力…著名奧利地「癈校」理論家IVAN ILLICH指學校是扼殺兒童學習動機及創意的元兇。對於這樣的「激進」教育理論,以往我不大認同,但放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所有IVAN ILLICH指出的教育制度問題都在我們的學校裏出現了。我們的學校不斷製造失敗者,精神病患者,倖存的進入大學,也變了一副完全缺乏學習興趣,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只懂搬字過紙,抄書的考試機器。學童受苦,家長的精神狀態也不見得健全:「贏在起跑線」,「贏在子宮裡」,「贏在射精時」,愈見瘋狂。他們忘記了,養育子女的最大責任是讓子女有一個幸福、充實的童年,那管他/她將來是否有能力買樓,成為專業人士,原因是沒有童年,即使成年後有錢也不會快樂。不過,香港家長最失敗之處,還是看不到本地教育制度問題的本質,正如公共醫療制度問題一樣,都是政治問題。

香港教育之荒謬,局外人很容易很容易看得出來,只是香港家長不願意正視而已。舉一個例子,某小學要求學生看原裝《西遊記》(不是電視劇,不是漫畫,不是白話刪節本),一星期內交讀書報告。結果當然不是學生做功課,而是家長代筆。很多時學生的功課成績,實際上是家長之間的學術比拼。只可惜,校長為了增加功課難度,問題愈出愈刁鑽,家長也被難到。在外國,絕大部分家長都不會干涉子女的日常學業,除非有特殊問題。

家長如此投入,是否學童表現如神童?那倒不是,相反在日常生活中,香港學生的自主控制能力極弱(有菲傭之故),遑論我們那一代人自豪的「醒目」(街頭智慧)。揠苗助長,補習社生意應運而生,補習天皇月入以十萬計,媲美明星,頂尖業者更可上市。在一個正常的社會,這個行業根本不應存在,因為這代表學校老師在HEA教。

最荒謬的是,不斷有學童抑鬱,甚至輕生(高峰時每日一單),而整個社會,包括新聞界竟然從不正視。一個稍為負責任的政府本應立即動員官員、教育及心理學專家,從制度方面檢討有關現象之根源,及時補救。特區政府沒有這樣做,背後原因簡單不過,因為它是一個外來政權。沒有做不完學能測驗,哪需中聯辦屬下三中商出版社的大量補充教材?

現在芬蘭正式癈除考試和家課,而學生卻經常在國際評級中名列前茅,不啻是對香港家長的當頭棒喝。翻查歷史,芬蘭並非首創者,英國的SUMMERHILL SCHOOL建校近百年,還有奧地利人智學會「教主」RUDOLF STEINER創辨的WALDORF SCHOOL,都給予學生相當高的自由度,重視發掘創意。芬蘭政府將學童為本教育制度化,北歐其他國家勢將仿效,有機會成為世界潮流。

説爭取在本地引入芬蘭教育模式,是否陳義過高,難於實行?香港不少家庭經濟條件較好,遇到子女在本地學校「讀得唔開心」,不少已送到外國學校留學。既然如此,只要香港成立更多在正統教育制度以外的另類教育途徑,香港中産家長,多了一個選擇,也不必費神花錢送子女去外國留學。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可以抗衡特區政府的奴化教育。

梁錦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