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衆志的黃之鋒

香港衆志的黃之鋒同學數年前曾説過,革命是要軍火的,沒有金主買軍火,搞甚麼武裝革命(大意如此)?黃之鋒同學少年英雄,是政治神童,但很可惜他的小學課程中沒有「陳勝吳廣,揭竿起義」的一課,導致他有這樣的謬論。大概北京當局看到類似的例子,也認為只要刪除學生課本內有關陳勝吳廣事跡,所有學生長大後都認為,革命是要軍火的,沒有金主買軍火,武裝革命不可能發生,當權者千秋萬世,安寢無憂。香港報章昨日(二月二十五日)引述中國騰訊歷史主篇諶旭彬文章稱,《史記.陳涉世家》在以往中國的語文科課程中是必讀文言名篇,但在最新版語文教科書「失踪」。諶旭彬的文章近日已不能在網上找到。這個新聞引發一個很有趣的社會科學問題,人類思想是否可以透過強制審查等硬手段改造?

我比較幸運,小學時老師已教過「揭竿起義」一課;年紀稍長,更直接看《史記》這部分原文。我能感受到司馬遷在敍述這段歷史時,既有歷史學家對歷史人物局限的批判,但亦同時傾注強烈個人感情和同情,所以讀起來很感動,至今難忘。試舉兩段如下:「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當斬。籍弟令毋斬,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太史公講故事很有現場感,當事人是否真的説過這些經典對白已不重要,因為平民那種被逼上絕路而反抗的悲壯心情躍然紙上。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更是千古金句。往後的水滸英雄正是繼承中國歷史的民間反抗傳統。

司馬遷和很多西漢知識分子看這段歷史都視為現實政治問題:周朝歷八百年,秦二世而亡,其理何在,劉氏政權採用甚麼治國理念才避免步贏秦後塵?司馬遷之外,還有賈誼的「過秦論」(白話繙譯是:「分析評論秦政權的施政過失」)。此篇經典政論亦有一金句:「於是廢先王之道,燔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遠在二千多年前的政論家已指出言論和思想審查的禍害,進諫漢室應以仁政代暴政,才能長治久安。

「常使民無知無欲」的愚民政策固然為專制政權所喜用,但「動亂因素」是否就此「消弭於萌芽期間」?據説,歷史學家傅斯年於一九四五年七月到訪延安,與毛澤東在窯洞促膝夜談,二人言及五四舊事,傅向毛説:「我們不過是陳勝、吳廣,你們才是項羽、劉邦」。毛稍後贈傅字幅,題詩回敬:「竹帛烟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章碣《焚書坑》)。作為歷史分析,章碣未必準確,但卻道出一個歷史常見現象:當權者的政策有時會産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你以為思想審查起作用嗎?可是造反的人卻不太作理性思考,因此思考審查對他們無效。

陳勝吳廣不能做到「苟富貴,勿相忘」,終於戰死,但他們引發出來的革命沒有失敗,只是由劉邦收割成果。假若兩人當日在大澤鄕「和平理性非暴力」坐以待斃,他們今天連歷史的註腳也談不上,遑論有《陳涉世家》作傳。

還有,《陳涉世家》其中一句:「天下苦秦久矣」,今天當作如何解讀和白話繙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