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郭榮鏗議員

立法會「國歌法條例草案委員會」今(一)日繼續審議《國歌條例草案》,公民黨郭榮鏗議員詢問《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是否會超越《國歌法》,保障議員在議事廳自由發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鄧忍光稱,《特權法》的保障,只涵蓋議員履行職能時的言論,但並無清楚表明議員會否因而犯法,似暗指若發表侮辱國歌言論,議員並不受保障。

立法會《特權法》第三條,保障議員在立法會內及委員會會議中的言論及辯論自由,不得在任何法院或立法會外的地方受到質疑。公民黨郭榮鏗詢問, 若議員在議事廳發言期間,作出疑似侮辱國歌的言論, 「做了一些刑事罪行,很難在法律上理解為,他是在行使立法會議員的職能」,但並無清楚回應,議員會否因而犯法,只稱如法庭最後判定這位議員是「公開、故意、意圖」地侮辱國歌,局方的理解是,對方「並不會受到保障」。

委員會主席廖長江稱,他的理解應是「《特權法》行先」,他認為此問題十分重要,要求局方書面清楚交代,《國歌法》的刑事罰則與《特權法》的相互關係。謝偉俊亦認為,郭榮鏗問出重要的問題,關乎議員最核心的言論自由,《特權法》理應保障議員在會上發言,豁免於法庭管轄,「法庭係無權過問」。他稱此豁免權很大,亦包括誹謗罪中的刑事及民事後果,促請政府清楚交代。

民主黨尹兆堅稱,條例中的「弁言」指明要「弘揚愛國精神」,但香港一向並無特別法例,規定要推廣某種意識形態。鄧忍光稱,「弘揚愛國精神」是中國法律一部份,放在「弁言」中,是要在立法時體現法例的精神和原意,此做法是十分普遍,舉例《香港中文大學條例》的「弁言」中,亦有精神性、相當抽象的條文,如「協力於知識的保存、傳播、交流及增長」、「促進民智與文化的發展」等。他又稱,條文中提及「愛國精神」,但並不涉及意識形態,「愛國常神應人人都有,並不是意識形態的問題。」

陳振英問道,內地以普通話唱國歌,香港是否有必要訂明所用語言;公民黨譚文豪亦詢問,如有人以廣東話認真地唱國歌,是否犯於違法。鄧忍光稱,全國性法律沒標明必須以普通話唱國歌,其實「肅立」經已足夠表達尊重,又強調違反禮儀部份與否,並沒有刑責。「如能用普通話唱,就用普通話唱;如果不能,就儘量去唱,其實在第四條中提及禮儀,「肅立」已足夠表達對國歌的尊重。

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宣布實施還是在當地立法實施,朱凱廸詢問, 這究竟是香港還是中央的決定。鄧忍光回應,當有全國性法律要在香港實施,要有人大常委決定形式,才能放入附件三,此前是先諮詢特區政府。

朱又追問,與國內條文配合適應多少,決定權究竟在於香港還是北京,因為內地有關國旗與國徽的條例,禮儀部份並沒有加諸香港的《國旗與國徽條例》,但《國歌法》則有如內地《國歌法》般,加入了要「肅立和舉止莊重」。鄧稱,本地立法是參考了剛通過的全國性法律,而當中是有要求尊重和肅立。

工黨張超雄、街工梁耀忠及民主黨黃碧雲,均認為如《國歌法》加上罰則刑責,以規限人的禮儀,去保證愛國和尊重,可能效果會適得其反。

民建聯蔣麗芸問到肅立的定義,又指過去曾有人「兩手交加放在胸前」,詢問這是否算為肅立。鄧忍光指,條例中沒有列明肅立的形式,全國性法律也只提到「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他個人理解「兩手自然下垂,就是肅立」,又稱只態度尊重,不同場合也可以奏唱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