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海林老師在學校跳樓自殺。有人覺得她不應該這樣做,會嚇壞小朋友。有人覺得她開了一個很壞的先例,將刺激其他類似處境的老師選擇在學校跳樓自殺。有人覺得她抗逆能力不夠,正能量不足。

死者已矣,不知內情,何必落井下石?

一名執教鞭二十三年的老師,難道不明白選擇在學校跳樓自殺會嚇壞小朋友?要麼她已悲憤得失去理智,要麼她是要對學校掌權者作出最深刻的控訴。評論的人,為何不能替當事人設想,多給予憐憫和體恤?

開了一個很壞的先例云云,是好是壞,視乎你怎樣看。今次事件,至少令公眾知道,小學教師工作壓力極大,部份校長處事方式不公。有了公眾關注,施以輿論壓力,惡劣局面未必不可被扭轉,何壞之有?

至於抗逆能力和正能量,根本是社工和心理學家的欺人之談!設想身處一監獄,天天被人指罵、欺凌、羞辱,任何人定必不能抵抗,正能量驟失!很多時候,不是當事人有問題,而是外在環境、制度太過不公。難道文革時自殺的人,都是抗逆能力不夠,正能量不足,跟紅衛兵的指罵叱喝、噴氣式的羞辱無關?

據報導,林老師上月底起病重,精神不佳,聲音沙啞。2 月 28 日被姓羅的校長要求回校。林一入校長室,羅即破口大罵:「病咗仲返嚟做咩,博俾我鬧呀?」

羅責罵林老師處理一個聯校圖書活動不力,並忘記預備一份跟書簿津貼有關的校長備存通告,要求林辭職。不久又改口,諷刺林老師「戀棧」圖書館主任職位,要求林寫悔過書,強迫她表示願意「一力承擔」漏出通告的責任。林回校交悔過書,因未有表示願意「一力承擔」漏出通告的責任,被羅要求重寫。期間,羅不斷責備林,「無能力 handle」、「專登將事情做差,博下年唔使做呢個位 (圖書館主任)」,林一度「爆喊」。

林事後向共事多年的同事訴苦:「今次校長要迫走我」,當日早退回家。翌日,林老師在校內跳樓自殺身亡。

作為旁觀者,筆者只想問,聯校圖書活動既是聯校,又屬大型活動,處理不周,稍出差錯,有什麼大不了?身為學校領導人,不是應該給予機會,體諒下屬嗎?何必一味苛責?

下屬病重仍回校,是你所要求,現在你反而嘲諷「病咗仲返嚟做咩,博俾我鬧呀」?一句慰問也沒有,都算冷酷無情,刻薄寡恩!

忘記預備一份跟書簿津貼有關的校長備存通告,更是一件小事。啊,原來怕自己被辦學團體責怪。你就怕人罵,別人就不怕,自私自利至極!

最可笑是那些與林共事多年的同事。林向你們吐苦水,你們有衝入校長室找校長理論嗎?沒有!你們有發動罷工罷課迫校長收回辱罵林的言論嗎?沒有!甚至,林死後,羅在會議上不可一世,冷冰冰地說:「經過兩日,大家都可以適應,一切正常運作」,你們有直斥其非嗎?沒有!無他,飯碗要緊,同事自殺算得什麼!

由興德陳校長,到李東海羅校長,為何一個又一個人渣可以專橫霸道,囂張跋扈?因為她們有靠山,陳有鄉紳校董,羅有辦學團體東華。消息指,去年 6 月有老師匿名投訴羅,東華僅要求羅作書面解釋,並無認真調查。羅後來在教職員大會上炫耀,稱自己「搵吓文件解釋就搞掂啦」,還恐嚇全體老師「唔好再諗住投訴」。獨裁土皇帝之育成,那些靠山難辭其咎。

另外,就是因為老師們不敢採取集體抗爭行動。一兩封匿名信是沒用的,自傷自憐爆喊找社工是示人以弱。須知道,一個獨裁者再瘋狂,他 / 她都敵不過一整個團隊跟其對著幹,事事予以阻攔、反對。這些人渣就是看準老師們入職晉升極度艱難,又基準,又教育文憑,又由教學助理轉合約再轉常額,過五關斬六將,看死老師們為保得來不易的祿位、堅忍不反抗,才盛氣凌人,氣燄囂張。要對付他們,不需槍炮刀劍,只需團結一致,集體企硬,據理力爭,獨裁者的爪牙自然無施展之地。

世上本無極權獨裁的領導人,極權獨裁都是由人養成。孟子曰:「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 (向位高顯貴的人說話,要藐視他,不要把他的顯赫地位和權勢放在眼裡)。」相信自己和掌權那位是平等的,大家都是人,緊守自己固有的權利,不做奴才,哪有校長敢大言不慚罵老師「扮辛苦」、「未夠班同我講嘢」?

僅送前線老師一番話,一番胡適歷久常新的話:「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