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香港淪陷逾21年,由原來的640萬人口增至現時約748萬,根據港共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透露,直至目前為止透過單程證來港的中國人超過103萬,明顯這103萬中國人構成了淪陷後的主要人口增長。任何人以常識推斷都知道,這些人口增長必然會對香港這個彈丸之地造成嚴重負擔,不論房屋、醫療、教育、交通、公共空間等公共資源,都無可避免地會被這100多萬中國人瓜分,再加上每年數以千萬計的自由行、走私賊、衝關孕婦、「專才」等等,香港人被逼到牆角已是不爭事實。偏偏一眾賣港賊不僅視而不見,更為中共塗脂抹粉,任由香港人每天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為了捍衛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本土派早已推動停發單程證、停止自由行。可恨一堆大愛左膠泛民配合保皇黨,以及中國的衛星組織如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一方面抹黑本土派為排外法西斯; 另一方面,大開香港中門,以一條龍服務招待這群中國人。

不少香港人近年亦不斷抗議太多中國移民和自由行,但主要都是從政策層面出發,即是以公共資源不足或人太多為原因,反對簽發單程證。但若從更宏觀角度來看,香港1997年淪陷後,單程證就是中國假藉家庭團聚之名,殖民香港的主要手段。大量從單一國家輸入人口,不單造成公共資源分配等問題,更對整個社會的文化、價值觀造成極大衝擊。香港本來就已經地少人多,大量輸入劣質人口,扼殺了香港人的生存空間,香港人努力耕耘的成果亦成了中國人的囊中物,造成「劣幣驅逐良幣」。中國人肆意進來掠奪,香港人為生存被逼離開,人口清洗一直按部就班進行。

情況就像當年波羅的海三國被蘇聯殖民統治一樣,原來的人口被一批一批送到西伯利亞,同一時間大量俄族人口遷入愛沙尼亞。愛沙尼亞族於二戰前佔愛沙尼亞人口9成,經過50年的殖民清洗後,只佔整體人口150多萬的6成左右,而另外有3成人口則被俄族取而代之,足足有50萬人之多。鄰國拉脫維亞族更為悲慘,復國時只佔國家整體人口的一半。香港淪陷20年,撇除專才輸入計劃等其他手段,單是單程證輸入的人口已佔了現時香港人口差不多14%,以現在的清洗速度,到所謂「五十年不變」的「大限」完結時,香港人的情況對比愛沙比亞將更為慘淡。

縱然愛沙尼亞經歷了悲慘的殖民清洗,但後來還是復國了,經濟起飛科技發達,不但孕育出像Skype這樣的科技巨頭公司,2008年金融海嘯後,更是經濟恢復得最快的歐洲國家之一。愛沙尼亞的經驗對於我們香港人來說絕對有參考價值,1991年愛沙尼亞復國,但150多萬人中,只有1940年6月16日蘇聯佔領前的愛沙尼亞公民及其後裔才可自動獲得公民權,後來遷入的俄族人口則只有居留權。此做法非常值得香港人借鏡,在脫離殖民之後,1997年前的香港公民及其後裔自動獲得新國家的公民權,而1997後從中國遷入的人口則需要通過考核才可獲得公民權。此舉不單有助避免中國殖民人口搶奪資源、影響選舉或滲透立法司法等各大機關,亦提供機會予1997年後遷入的中國人逐步歸化,是比較符合現實且有效處理殖民人口的方法。話雖如此,現時香港的情況被中國殖民一天也嫌多,作為香港人有義務阻止殖民,不過泛民在失效的議會中,連一個倡議減少單程證的無約束力議案也不投贊成票表態。不反對停發單程證,就是中國殖民香港的幫兇。

作者:陳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