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六年的大年初一及初二發生的旺角警民肢體衝突事件,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四名被告分別被控暴動、煽惑非法集結等七罪。四男五女陪審團連續四日在高院退庭,惟商議共約四十小時仍未能達成合法裁決。案件今早(廿二)日上午九時半續商議,亦是陪審團第五日退庭商議。四被告依次是梁天琦、李諾文、林傲軒及容偉業。四人同被控一項暴動罪,指他們於砵蘭街參與暴動,陪審團下午裁定梁天琦等四人的罪名不成立。

容偉業另外單獨被控六罪,其中兩項暴動罪及一項襲警罪罪成,控罪指他在山東街及花園街參與暴動,以及在,亞皆老街襲警。他另面對的一項在砵蘭街煽惑非法集結,及一項在亞皆老街的暴動罪就罪名不成立。至於另一項在砵蘭街的非法集結,陪審團則無法達成有效裁決。

陪審團今早開庭後,提問圍繞有關被告容偉業面對的非法集結之罪行元素,有關非法集結提到有「鼓勵」元素,鼓勵有否分直接或間接?有沒有指向性或相關對象?是否鼓勵多於一人才算鼓勵?及暗示的言語算不算鼓勵?

法官解答陪審團指首先必須要證明被告身在現場,且有鼓勵他人作出控罪的訂明行為之意圖,陪審團亦要確認被告的言語或行為有鼓勵到他人。法官又指被鼓勵的人不需多於一人,但要考慮非法集結本身必須要有三人或以上人士才算集結。至於暗示方面,就容而言,控方指控他曾說過「餵!……幫手呀!」陪審團須考慮被告此說話,是否為了鼓勵他人作出控罪相關行為,是否有煽惑效果,且要確認說話的人是否容本人。如果是,還要顧及容為自閉症患者,且據證據評估容是否能掌握現場環境情況,但毋須考慮言語是否暗示。

法官重申舉證責任在控方,控方需證所有罪行元素,如考慮所有證據,已證所有元素則罪成,若有元素不肯定就必需判被告無罪。法官又指陪審團在時間上不應感到壓力,不過若仔細考慮及討論後仍察覺無合理機會達成裁決,便應通知法庭,法庭有權聽取部分控罪的裁決,並解除陪審團未能達成裁決控罪的職責。法官解答其提問後,現指示陪審團繼續退庭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