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刋出時是四月一日,俗稱「愚人節」,希望讀者不要將本文當笑話看。誠然,本地近年黑色幽默泛濫,但有些事情例如金融、衞生不是笑話。九七至九八年禽流感後金融風暴、二零零三年沙士記憶猶新。若天災人禍連環爆發,以香港目前的狀況,局面將會是爆炸性的。可是金融問題技術含量高,小市民興趣不大,到危機殺到埋身時才驚覺,無論多少金融風暴都不會改變這種習性。近期港元匯價持續偏弱,銀行體系結餘不斷縮水,意味著甚麼?簡單來説,就是資金流走,然後加息,跟著是樓價下跌…不過,坊間評論似乎十分樂觀,認為香港短期加息機會不大。這些評論反映了真相嗎?小市民當然樂見樓價下跌(甚至大跌),但卻沒有想到對整個香港金融體系的衝擊。

港匯持續偏弱,金管局一個月七度「接錢」,預計銀行體系結餘今日跌穿六百億。究竟跌穿五百億還是跌穿二百億是紅線?坊間財演不斷將紅線退後,目的不外乎製造歌舞昇平景象,有北水(中國資金)照住,香港加息的日子還遠啊。盛世危言還是從楊衛隆這類評論員説出來:「香港銀行結餘跌穿六百億不是説笑,可以是經濟大災難。香港實行聯繫匯率又容許港美實質息差造成資金流失。這是經濟學上的結構性金融貨幣系統失常。簡單地説,黨管局(即金管局)和香港銀行業犯了經濟學上的金融死罪」。

楊衛隆前輩的話很重,但卻指出了要點,港美若有息差,照以往的經驗,港息應隨之上升,為何現正保持低位?中國在香港不斷高價購入資產(業內人士月前私下透露,香港地産商不斷在出貨,只有中資在入貨),頂住個市。金管局是否在政治指令下,拒絕加息,配合中資在港的動作?問題是,中國經濟在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下放緩,到下半年具體效應呈現,還有能力撐著香港這個雞棚嗎?更難預測的是,以習近平那種下硬指令(近期最佳例子是「禁古(裝劇)令,完全沒有緩衝及適應期)但又不懂經濟的作風,假若突然要求在港中資班師回朝救急,香港將如何自處?

當然,在港中資也非善類,官二代、富二代的身家性命都在這裏(去了美國的反而危險,因為隨時變人質),要在港中資撤走本質上是一個政治角力的問題。可是,事情還有一個新增因素:美國和國際金融大鱷。

月前本欄已引述金融狙擊手KYLE BASS對港元的悲觀態度。推敲下去,除了息差問題外,還有香港銀行持有的地產按揭及中國企業借貸數量。我擔心的是,這兩個部分的比重有沒有在官方的統計數字中真正顯示出來。大吉利是講句,樓市大跌、中國企業借貸大量DEFAULT,香港銀行承受得起它們同時爆煲的衝擊嗎?

至於美國,向華施加壓力的其中一條有力渠道是香港,其手段也不局限於政治方面,也可以是經濟。香港美國商會近期轉趨高調,除了是香港自身的政治問題外,看來也有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

從以上的分析,再看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有先見之明,今年十月約滿後不續約,本欄甘冒當燈神之險,大膽預測:危機的爆發將在本年底或明年初。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