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月四日)深夜收到消息: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屬下中國委員會(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簡稱CECC)發表聲明,若《逃犯》條例通過,將侵蝕本港作為具法治精神商業中心的聲譽。聲明強調,必須保護在港居住的八萬多名美國僑民,免受中國刑事司法系統影響。該聲明指出,中國刑事司法系統經常被用作官方鎮壓工具,並任意拘捕中外公民,施以嚴刑逼供及其他類型虐待,禁止當事人獲得法律代表及醫療照顧,受影響的包括人權分子、律師、社運人士、公民記者、維吾爾人及藏人等少數民族。該委員會點名指出,若修訂案通過,像林榮基、桂民海等曾遭綁架的銅鑼灣書店有關人士也會受到影響。委員會要求特區政府確保所有居民得到保護,在此修訂案在立法會表决前,必須考慮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公會、人權團體及商界的關注。

這是繼美國駐港領事館及香港美國商會之後,就逃犯條例修訂發的第三砲,而且份量不輕。CECC是甚麼東西?它是因應美中貿易關係正常化後,於二零零一年十月成立,獲國會授權的獨立機構,監察中國在人權及法治方面的發展,關注焦點是就中國是否違反國際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和國際人權宣言等問題,每年秋季向總統及國會提交報告。雖云獨立機關,但翻查其主事成員名單,全是美國國會議員,如對華態度強硬的參議員MARCO RUBIO,也有華裔衆議員劉雲平(TED LIEU)。因此,本欄標題雖然嚴格來説並不準確,但從政治意義來説,CECC發這樣具體的聲明,也代表美國國會進入「關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的階段。

現時網上有一種陰謀論,認為北京忽然強勢要求特區通過引渡逃犯條訂條例,與美國要求引渡在加拿大的華為太子女孟晚舟有關,意思是將來可以拿在港的美國人引渡到中國作人質。我不同意這個低級陰謀論,原因很簡單:中國大可以像對加拿大般,拿幾個在華美商作人質,何須在香港做這樣的事情。此舉非不為也,是不能也。美國的反擊力量遠勝加國。這點習帝很淸楚。明乎此,也就可推算到CECC發此聲明,內容雖有提及在港居住及從商的美國僑民,但其真正政治意義是配合美國對華施壓的整體策略,並非擔心在港僑民被引渡到中國受審。

在聲明公布前一日(四月三日),美國在臺協會首次證實,現役美軍自二零零五年以便裝形式進駐該協會。北京要在消息公布才知悉此事?不要這麼幼稚吧。CECC的聲明「干涉」特區內政,駐臺美軍(象徵性)消息曝光…目的不外乎刺激一下北京,看看它的反應。華府的評估大概是,AS LONG AS美中貿易談判繼續「取得進展」,北京反應無論多激烈,始終都只不過是嘴炮。

從這個角度推敲,特朗普政府的真正意圖是測試中國貿易談判的底線,具體的意思是,習帝是否極度希望與美國達成和解,避免貿易戰,寧願在政治「挑釁」方面暫時忍耐一下?如果是的話,那就正中特朗普下懷。本欄屢次指出,特朗普在其自傳教路,商業談判對手愈著急,就愈要「吊高嚟賣」。看來,在美中貿易談判中,美方的叫價會不斷提高。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