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什麼是推理小說,就是福爾摩斯、金田一、柯南之類。推理小說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一定會有人「做壞事」,而且通常都是不留痕跡、有計劃地去做壞事。

現代社會上,有很多人做壞事,都能夠順利地逃避責任,而且算是「明目張膽」地去做;這不是「它們」的行凶手法有多高明,而是社會制度上存有缺陷,所謂「法律漏洞」。還未計誰「解釋」這些法律。

所謂的制度缺陷,歸根究底,就是人的缺陷;因為法律是人訂出來的;批判、審判人的也是人;一個社會出現問題,很大機會,就是人製造出來的,所謂「人禍」。

近日,我與友人討論,佢講起自己為何由一位教徒變成無神論者。這一下就激發了我的思考。

首先,我要帶個頭盔:我並不是想攻擊無神論者。我是十分尊重信仰自由的,我認為「無神論」是信仰的一種。而我自己的信仰也十分豐富多彩;我信科學、又信心理學;我信基督、又信佛陀;我信文學、又信音樂;我信歷史、又信科幻;我信事實、又信陰謀論;我信神、又信魔鬼…. 在我來看,每一「種類」的科目,都有佢的優劣。

頭盔帶好了,入正題。首先,我淺淺地講講自己對「無神論」的理解和一些特質:靈魂是不存在的,人死了,就一了百了。這是一種「現實主義」的概念,就是只是實實在在的東西才算是「真實」「存在」,有種「凡事都要講證據」、「要有科學根據」的態度。問題是,佢地是否都係「科學的愛好者」,都有好好學習Phy-Chem-Bi 呢?

這一下子,我就想起能量守恆,E=mcc。就是說,人的行為,會否像「業力」學說那樣,是有數可計的呢?

講起無神論者裡的「信徒」,在這個「一國為本」的地方,就離不開一向全力以赴地打壓宗教信仰的政權。先不論有多少官、商在這個地方壞事做絕而沒有受到法律制裁;因為大家都知道這裡的所謂「法律」為何物。如果有人在這裡說「我相信法律」,便能知道這個人是多麼的「假」;「假」、即是合乎「國情」的標準。「假」、就是它們的「生存之道」。

當然,並不是全世界的「無神論者」都是這個樣式;這是「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的特別版無神論,是一種比較新的「哲學」。但這種做人處事方式還是「實驗」階段,而且是實實在在的「人體實試」;傳統道德標準並不識用。當一個地方的人,如果都是相信、什至確信:壞事做「盡」是沒有後果的、也沒有地獄可去、而且只有今生冇來世,會變成怎樣?我們在香港真是很方便,抬起頭看看上面就清楚明白了。

其實每個人都有佢既自由去決定做唔做好事或壞事;除非對家有「人質」係手,咁都唔出奇。對於那些是非不分的人,我實在覺得它們十分可憐,因為有些錯事是無法挽回的,它們終成為歷史罪人遺臭萬年。真係「自己攞來衰」。

我地住係香港,一路走來,真係講得上「無咩未見過」。不過,我最擔心既,就係啲細路,係啲咁既環境下長大,會有樣學樣。我地最緊要「學識慢慢來」,睇清楚咩係好與壞;香港仲有好多好野。同上面比較,至少我地仲可以接觸到啲「有用」既知識、資訊。

作者:尤美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