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間禮頓公司真是神通廣大,香港近年大大小小的公共工程醜聞都有它的蹤跡,而且毎每能避開政府監督,工程問題只會施工完成後發現,相關部門例牌稱「或會追究」,但例必沒有下文,禮頓跟著又會繼續取得工程合約…將來有人寫香港奇案史的話,必定要加上禮頓一章。今年二月二十四日通車的中環灣仔繞道,通車不久,由禮頓聯營負責建造的空氣淨化系統即因風扇及螺絲損壞而須停用。禮頓出品,化學過化學早已是常識。奇在政府相關部門次次都是如夢初醒,要承建商三月初「通知」才知道此事,更在一個多月後,昨日(四月九日)才向公衆透露此事。整條繞道建造費用三百六十億港元,通風系統耗資二億五千萬。對於通風系統一用即壞,禮頓公司一如沙中線事件中的表現:不會回應事件。宏觀點看,無論是政府的表現,禮頓的態度,都是今日香港實况的集中反映。

翻查網上資料,原來之前這個巨型「空氣淸新機」吹到好勁,話:用風扇抽入廢氣後,通過靜電除塵器,二氧化氮過濾器後,可篩走空氣中最少百分之八十懸浮粒子及二氧化氮,最後才排出淨化空氣,預期可減少繞道通車後帶來的維港海濱污染云云。咁環保,用幾億又算得係乜?結果係hi-tech嘢壞得好Iow-tech:風扇扇葉損壞、螺絲鬆脱這些小細節。再查遠一點的資料,早在二零一零年,海濱事務委員會委會委員司馬文、國金商户及四季酒店都曾反對在國金中心外興建二十五米高的通風排氣風口釋放廢氣。政府當時則以根據環評報告建議措施,首次在隧道引入「嶄新」的空氣浄化系統,「釋除公衆疑慮」。官方承諾與現實情况反差是如斯巨大,日後還有人會相信官方統計數字、調查報告?

從沙中線紅磡站到中環灣仔繞道通風系統,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簡單結論:凡是禮頓經手的公共工程,螺絲鑲鑽必出問題。至於所謂禮頓聯營,全名是「禮頓-中國建築聯營」,「中國建築」這四個字才是問題關鍵。特區狗官怕的不是禮頓,而是中國建築。至於後者的後台是今上或是哪個官二代,知情者亦不敢置喙。

像繞道通風系統這類事情,區議員可以嘈、傳媒可以報道,但一到中國建築這類公司的政治背景就行人止步。身為小市民的我們也知道這是政治現實。不過,既然如此,何不將錯就錯,裁走路政署主要工程管理處處長陸偉雄這些冗員。此等技術官僚在今時今日特區已全無作用,禮頓的事你們管不了,出嚟向公衆同區議會解話又講到一塌胡塗,根本係廢柴。正如我之前建議,全港工程以後應指定由中國建築負責,幾多錢佢話事,點起法佢决定,全部bypass立法會,工務局、路政署等政府部門。此舉一來可提升效率,公共工程話咁快就搞掂;二來裁去監督人員、無用官僚,慳番唔少公帑。

回想起來,沙中線紅磡站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實屬多餘,浪費時間。日後若有同類事件,凡牽涉禮頓或中國建築者,毋須調查,毋須理會。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