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週末本欄主題,三項美國三冠預賽系列大戰,當中的重頭戲:聖安烈達打吡,G.C. 賽前所提及,「路勝達」、「即時勁」、「誰與爭鋒」加上兩歲王「勝利玩家」這四匹本欄自去年九月跟進的前領份子,果然串一口最呼之欲出的四連環而返。未跑之前,圈內同樣呼之欲出的一個秘密:假使是一口巴富達連贏位返來,都一定會是 1-6 單式連贏 (EXACTA),因為灰馬「路勝達」是背城借一,第二都未必有份入圍,需記住上年早至「核證」剛奪三冠未久,巴富達已經親自向電視台「欽點」此乃倉內接班頭馬,直至廸爾馬新星一役,受捧程度仍是在「勝利玩家」之上,可惜氣管有事而受挫;做過手術,久休之後,健康迅速回納正軌,近況更勝上年。而賽後有好多北美行家,都為轉三歲後未嘗一勝的「勝利玩家」言護,又云中段扯快,又云全程蝕大位,但 G.C. 所見是毫無留力,並非以「跑風流馬」的姿態落敗,至彎角已陷入苦戰,是否足夠兩千米氣量?這匹兩歲王,未免有點見頂;同場第三的「即時勁」則可謂今屆三冠預賽當中,最昂貴的失望份子,千多萬港元的兩歲價,卻栽於馬主萊利貝斯的保守主張,兩歲時跑得一、兩場就提早收季,以致陣上打磨明顯不足,累積分數只 30 分,三冠路宣告行人止步。

 

聖安烈達打吡 (一級賽)  ~ 全場重播連結:

https://vplayer.nbcsports.com/p/BxmELC/nbcsports_embed/select/media/4QUX5ADMK_mD

 

同日另外兩大GII關口 —— 活特紀念以及藍茵錦標 ——「得勝達」(TACITUS)、「課稅」(TAX)、「喜易高」(HAIKAL)、「威高馬」(VEKOMA) 以及「贏贏贏」(WIN WIN WIN) 分別順利晉級,其中最戲劇性要數堅蘭,原本入圍的「訊號指揮」(SIGNALMAN),戰至最後二百米,仍然頂著亞軍位置,一票邱吉爾園的入場劵眼見到手之際,卻被「贏贏贏」在終點前以一個馬鼻氣走!一個馬鼻,20 點子的分差,累積分數更新過後,只排 21 位,慘被淘汰。之所以有如 G.C. 在上期撻伐,北美本地居然都尚有「名家」說這計分制度不中用?簡直荒謬,說「多漂亮」還來不及!

 

藍茵錦標:「贏贏贏」(WIN WIN WIN, #8) 與「訊號指揮」(SIGNALMAN, #3),入圍與出局之間,名符其實「一個馬鼻」定奪! (PHOTO:  KEENELAND)

 

 

仍然在堅蘭,三冠路如火如荼,北美新一批兩歲新兵都首度登場 —— 立即亦來一幕《神速俏嬌娃》。前、後三年,同一個騎、主、練組合,兩匹同母姊妹馬,在堅蘭 4 ½ 化郎 (約 900 米) 的夏德利跑道 (HEADLEY COURSE) 初登綠茵舞台:2016 年,先有家姐「奧維李亞」贏出 7 ½ 馬位;今個 2019 年,輪到妹妹「溥漣夫人」(LADY PAULINE) 開上場,更加犀利,以 9 ½ 馬位摧毀全場對手 —— 還包括馬仔在內!難怪連 TVG 的現場主持,甫過終點後都在咪前大喊:“… CALL THE QUEEN, BOOK THE TICKETS!” (⋯ CALL 事頭婆,BOOK 定機票!) 今屆皇家雅士谷 / 瑪莉皇后錦標 (GII-T) ,又成為練馬師華特的囊中物。

 

「溥漣夫人」(LADY PAULINE)  一出即勝
(G.C. 現場截圖)

 

 

提及華特 + 兩歲馬,星期日 (4/7) 因為華拉素奇班機誤點,未能從紐約趕赴堅蘭;臨場換人,卻錯有錯著,締成難得的一幕《名將新丁》。三位不同年代的日蝕獎冠軍騎手:

.1977 年冠軍見習生,現已為馬主 / 育馬場經理的高梵;

.1984 年冠軍見習生,現時從練的華特 (按:83 年得主是馬輝);

.2018 年冠軍騎手,現時仍然如日方中的奧天信

居然有機會因為一匹出高梵自己綵衣的「宮廷女爵」(PALACE DUCHESS) 而合作!當日臨場票數都頗強勁,可惜受制於天雨地滑,換腳亦未熟,只得第三。這匹兩歲馬女,見路數應該都想去英國 —— 雅士谷馬場更是求之不得,高梵回歸皇家賽期,豈不哄動?—— 但似乎要先落邱吉爾園搏多一場。

 

高梵、華特、奧天信 —— 三代名騎喜相逢
(PHOTO: FRANCES J. KARON)

 

 

當然G.C. 不會遺漏,上期同樣重點介紹的聖安烈達讓賽(一級賽)。「名勁昇」(MCKINZIE) 對「禮盒」(GIFT BOX),果然高於杜拜世界盃,亦借用外地沿途術語,果然早至未出彎,”THE STAGE IS SET”,舞台已為這幕對決設定好!兩匹馬鬥足一條直路,全場都以為「名勁昇」一定過到頭 … 天曉得就過不到!「禮盒」這匹灰馬,亦是有幸從大馬主范利殊手上,轉售至西岸 HRONIS 陣營,才來發光發熱,否則若仍栓於白偉賢倉中,G.C. 敢擔保,跑到退役都見不了出頭天!東岸是大馬房,去到薛德拉麾下,西岸又是大馬房,何解一個無時間,另一個就好好心機?「帝國驕雄」正是另一匹例子,歐美跑馬,往往就是這樣「橋妙」。無論如何,當日有入場的朋友 ,必定大喊值回票價;聖安烈達亦都做了一齣好戲,正當保護動物團體磨拳擦掌,「睇你點死」之際,該個超級大賽日,連半匹跑傷的馬 —— 都欠奉!馬場管理飲得杯落之餘,早前主流媒體,一味第 22 匹、第 23 匹馬入傷亡這樣逐匹數,針對不針對還其次,根本是濫製新聞!

 

聖安烈達讓賽 (一級賽)  ~ 全場重播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ski9Gp2B2M

 

聖安烈達讓賽 (一級賽):「禮盒」(GIFT BOX) 險勝「名勁昇」(MCKINZIE)
(PHOTO:  SANTA ANITA PARK)

 

 

 

一大籮北美戰報過後,轉至法國,連巴黎隆尚都恢復平地戰線,開鑼日上演的其中一組二級賽:夏愨錦標,布宜學伙拍高多芬團體的「佳耀雅」(GHAIYYATH),起步已經率先帶出,打從中段落山開始,突然間再拉開七、八個身位,以「大逃」姿態妙取這項 GII。莫道 G.C. 又要抽水 —— 這樣攪的話,一日跑一千場都「抽」不完 —— 即管又話 *「因而導致賽事中段步速不必要地快」(另見附注);馬都跑贏,「快」與「不快」又有何干?

 

夏愨錦標(二級賽)  ~ 全場重播連結:

 https://twitter.com/equidia/status/1114909613130964992

 

「佳耀雅」(GHAIYYATH)
(G.C. 現場截圖)

 

 

*附注:

近日「撐」聲不絕,見大家立場都清楚有餘,一不做、二不休,G.C. 就不會止於「抱不平」這麼簡單,要 “UP THE GAME”,爭取多一步。驃叔從前講過,香港地這個馬會,一直擁有極濃厚的殖民地影子;原來從十多年前的「新年代」事年,到了 2019 年的「贏馬機器」事件,今季本地馬,前後亦有數位外藉騎手,在陣上跑到「鬼五馬六」,返來作供天馬行空,卻又可以「過骨」;空說香港人、華人「當家作主」的今天,殖民主義、階級、種族岐視,對洋從寬,對華從嚴 甚至應該是欺凌,依然樣樣都有!一個香港馬會競賽小組,永遠就手執一支尚方寶劍,判決就永遠不會錯,這是否定理?「錯」又怎樣?有無第三方對沖機制,可以啟動?今日這個小組的組成架構,是否仍然標榜「社會賢達」、「西方專材」這些身份姿態,就足夠寫包單,「我地話 OK 就得」?是否落伍?若非民選,是否當中起碼都要有若干成員由政府委派才可以平衡? 外地正正相反,甚至政府直轄賽馬業界的專員署、管理局,(A) 高層要有馬迷代表列任,(B) 受薪董事之中,亦至少有一位是政府直接支薪 (按:已故的夏達,在佛羅里達亦當過這職位)。理由好簡單:公眾「掟」真金白銀落去買,政府自然要保護公眾利益,這甚至是一個馬會、馬場向政府申請牌照、續牌時,既定、應有的合約條件。所有去到要立法、執法的關口,到底中、英文都是兩個字當關鍵:CHECKS & BALANCE,制衡,那才不致於單一方獨大。同時間要明白,香港地這地方,有不少大機構,本質上從來已是「半官方」;當一批頂替了昔日港英「血統」的新權貴,攏絡部份「新派老外」而德薄位尊,”IN SUBSTANCE” 仍然是「少眾對大眾」,而「少眾先於大眾」,決定稍有偏頗,後果就好嚴重。今次尚只個別人士事件,牽涉面有限;他日再多一單「新年代」,受薪董事乃馬會出糧,馬會出了錯肯定不會認,受薪董事會照顧老闆抑或普羅大眾?

(Gallant Chief   12/4/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