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昨晚(四月十四日)揭盅。老實説,近年對香港電影頒獎禮的興趣鋭減,皆因有足夠水平的港產片愈來愈少,以今屆拿下最佳電影、最佳編劇奬的《無雙》為例,雖有我們期侍已久,重現發哥持雙槍大開殺戒的場面,但「以假亂真」的主題、不斷犯駁、扭橋的劇情難以令人投入。這樣水平的電影,在港產片的黃金年代連入圍的資格都沒有,遑論拿獎。即使在港産片低迷的今日,比《無雙》好的作品還是有的。不過,隨著觀影年齡增長,也不會理誰應拿奬,誰不值的無謂爭拗。以近年屢屢當選為電影史上最佳作品的希治角經典傑作《迷魂記》為例,一九五八年公映時只獲奧斯卡兩項次要獎項提名。六十年後,影迷只會記著《迷魂記》,那會想起五八年誰贏了最佳導演和電影。從這個角度看,香港電影史肯定會留下一頁給黃秋生這位電影工作者。這不是因為他拿了最佳男演員獎,而是因為他對個人信念的堅持、演技方面可媲美歐美一線演員。更重要的是,他近年的處境正好體現了香港人的困局。

對於自己的處境,黃秋生也有一番自嘲:「我現在是伏地魔。我的名字是不敢提的。黃秋生三個字很可怕的,一出來説話,大家就發抖了。很多傳聞我也習慣了。」其實,比伏地魔可怕的,還有《人肉叉燒飽》和《八仙飯店》。自雨傘革命後,他已不能立足於香港主流電影,盡管他仍然不斷獲奬。「現在也一樣,不會有大電影找我,拿再多獎也不會有。」被封殺,不能立足於主流商業電影,黃秋生也沒有放棄,寧願不計較片酬也要把握展示高水平演技的機會。

在現實生活中,黃秋生也是一部戲的主角,名為「放逐」。

幾年前曾有一部西片:《荷李活黑名單》(TRUMBO),講述一批荷李活編劇因為公開的政治立場,遭當時影圈內的極右派勢力、圈外的麥卡錫政治集團圍剿。有人投降,有人出賣朋友,有人改行,主角TRUMBO能屈能伸,化名工作,賺取微薄工資,待雨過天青後,化名編劇而得獎的金像獎終於公開地補頒給他。

可是,黃秋生沒有像TRUMBO那樣幸運。編劇可以化名,演員要現真身;前者工資可打折(犬儒點説,還可交少點税),後者因為參與獨立非主流製作,連片酬也不拿了。美國畢竟有其保障言論自由的傳統,麥卡錫做得過火,還有不少人敢於抵抗。至於香港嘛,這「雨過天青」的日子,即使來臨,也會是很多很多年之後的事。

無論是TRUMBO或黃秋生,問題都只有一個:「你做戲物做戲囉,搞咁多嘢做乜喎。依家唔係叫你歸邊,唔出聲就冇人搞你啦。」點解要出聲?原因我們是人,生而為人都有一種嚮往自由的本性,而言論自由正是這種本性的最高體現。

黃秋生的處境也是我們的處境:甚麼港鐵試車撞車,沙中線紅磡站月台工程偸工減料,醫院逼爆…你當睇唔到物乜事都冇囉,你睇吓人地喺中國雖然冇言論自由,但都生活得幾好吖。香港人想仲有得撈,就出少句聲!

對此,我覺得沒有甚麼好辯論。香港地,就係有啲人,寧願冇得撈都要出聲,就係咁簡單。

還有一件事:好彩777尋晚去頒終生成就奬,而唔係最佳電影,因為如果係《三夫》攞獎,而又係由佢頒獎的話,咁就尶尬死啦。點解?因為套片係講緊佢囉。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