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前哨戰峰迴路轉,突然殺出富士康老闆、獲美國總統特朗普稱為:MY BEST FRIEND AND WE ARE THE BROTHERS的TERRY GOU參與國民黨黨內初選。本是大熱門的高雄市長,現正訪美的韓國瑜對郭台銘「出山」如釋重負,還幽默地補一句:「郭台銘…這顆震撼彈,讓這場總統選舉從愛情文藝片變武俠動作片,愈來愈熱鬧」。對於參選二零二零年總統選舉,韓國瑜上月曾説了一句很「玄」的話:「老鼠偸拖鞋,大的在後頭」。現在看來,這句話不玄,只是當時民進黨和其他人都沒有留意而已。郭台銘公布總統决定之際,還要拿「媽祖」出來助陣,看來又有另一番玄機。

韓國瑜以片種比喻選戰,也令我想起十年前郭台銘首次進軍電影界,出資拍攝的一部電影《白銀帝國》,講述山西票號(清末中國銀行業)家族兩代興衰、傳承的故事。主角選定同是姓郭的香港演員郭富城,用意很明顯,就是為山西郭氏家族尋找歷史定位。姑勿論影片所描述的「儒商」是否過份美化,郭台銘所投入的資金和時間已證明這是他的PET PROJECT,更是他的「晉商情意結」的具體顯現。現實點看,無論是二百年前的山西票號到今日的富士康都是血汗工廠。一將功成萬骨枯,造就了如郭台銘這些「儒商」。不過,若要推敲郭台銘的文化、政治思維方式,《白銀帝國》也是不錯的起點。

無論是晉商、徽商、臺商、港商,甚麼商,真正要考慮的是現實利益。很多事情商人不會輕易説出口,但行為永遠是理性的。君不見港商甘冒攖人主逆鱗之罪,也要力抗特區政府修訂「逃犯引渡條例」,只因他們看清楚背後的真正動機是衝著自己而來,為搶奪他們的財富而設計的。商人無祖國,到要攤牌時,LAST OPTION就是走,甚麼「以利換義」都只不過是神話。

郭台銘由商人轉型成為政客,考慮角度有所變化,但終歸也是現實利益為重。富士康會將所有雞蛋放進中國一個籃子嗎?答案是不會。特朗普高調邀請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設廠計劃,雖經幾番周折,最終還是成行,原因很簡單,就是尋找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平衡點。現時臺灣並沒有其他人選有足夠實力做這個工作-即使是人氣極盛的韓國瑜也沒有。現實政治是:臺灣海峽的真正「睇場」是美國,不是中國(除非習近平轉性成為金正恩)。特朗普「稱兄道弟」,一句:MY BEST FRIEND,意味日後若郭台銘當選中華民國總統,有足夠條件與特朗普直接通話。這是郭台銘與北京談判/周旋的重要籌碼。

韓國瑜説,「老鼠偷拖鞋…結果來了一隻大老虎,老鼠把老虎給拖出來了,哈哈」。得要承認,沒有韓國瑜這隻老鼠偸拖鞋,老虎不會輕易出山。至於這是否一個早已搭下的雞棚,就要由知情人士回答了。

至此,最新消息是郭台銘將辭去畗士康主席一職。假如日後畗士康若有縮減在中國的投資,裁員等决定,照理亦與郭台銘無關。至於為何要媽祖報夢,郭老闆才出山,我們也不要用香港人的主觀分折甚至嘲笑,因為媽祖崇拜在臺灣正是一種強大的政治/宗教力量。假託報夢就是肯定這種政治現實。更重要的是,媽祖保佑風調雨順。這個象徵放在臺灣海峽,不正是郭台銘的參選政綱嗎?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