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民望墊底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丈夫潘樂陶名下屯門物業僭建泳池及排水系統,違反建築物條例,法院前日(四月二十三日)裁定罪成,罰款二萬大元。對於這些大户人家,區區二萬元算得甚麼?一個執紙皮的老人家,不幸遭食環狗發一張「阻街」告票,足以「傾家蕩產」。究竟這二萬元罰款,對被告産生多少阻嚇及懲罰作用,真是天曉得。不過,問題還不止於此,鄭若驊名下屯門海詩別墅四號獨立屋(潘樂陶那座是三號,兩屋打通)同被揭發多處包括地庫僭建,但獲放生。放生之餘,當年向銀行申請按揭貸款所提供的資料是否涉及虛假文件及詐騙,至今仍是未解之謎。一個如此醜聞纏身,其身不正的律政司司長,民望焉有不低之理。今日香港,權貴犯法,大多逍遙法外,即使罪成,也只是區區罰款。反觀年青人眼見社會不公,上街抗議,有肢體衝突即被重判。正是竊鉤者賊,竊國者侯。

記憶所及,僭建之成為政治問題,始於二零一二年特首之戰(我不會稱之為「選舉」)。唐英年遭揭發住宅僭建(689放料?),社運人士連夜到唐府抗議,記者空羣出動。THE REST IS HISTORY。諷刺的是,若干年後,梁振英大宅亦發現僭建,但此一時,彼一時,僭建新聞已無政治作用,也沒有社運人士到梁宅通宵抗議;更諷刺的是,當年擁梁反唐的人,部分後來身受其害。僭建成不了政治醜聞究其原因,大概源於香港達官貴人,上流精英全部均有僭建習慣。市民看得多也感麻木。問題是,相關法例如同虛設,留下來有何作用?

不過,即使如何犬儒,也不可能對鄭若驊的行為視若無睹。此人其中一本英文著作為HONG KONG LAW LIBRARY: CONSTRUCTION LAW AND PRACTICE IN HONG KONG。那就是説,此人知法犯法。一個知法犯法的人竟可以當上律政司司長,本屬世界奇聞。再由她去推銷逃犯條例修訂案,更屬荒天下之大謬。

得到林鄭月娥的包庇,執法部門對於鄭若驊的問題支吾其詞,對是否調查涉嫌以假文書行騙至今仍未表態。香港目前的政治現實是,只要你是屬於某政治勢力的馬房,便可橫行天下,沉降標準可一改再改,配合豆腐渣工程。既然如此,為何不索性將香港CONSTRUCTION LAW分折兩部分,PART A專為鄭若驊等高官富豪度身訂造,PART B監管普通市民?

你可以説,香港市民對現時種種荒謬現象啞忍,看不過眼但又無力反抗的只有移民。不過,這種怒氣到一定程度,再配合社會因素,就會不同途徑宣洩出來。以逃犯條件修訂案為例,林鄭月娥日前説:「我今日很遺憾同大家講,我都未必有這個政治能量(令立法會通過修訂案及工程撥款),因為部分議員根本希望我落台,或者通過不信任動議…」自九七年以來,特區政府種種倒行逆施,至777時代以臻極致,只要佢落台已經係便宜佢。與此同時,連建制派議員田北辰亦在昨日(四月二十二日)促請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否則若在投票當天涉案人(指港男在臺灣謀殺女友案)又已離港的話,他不會投票。一個田北辰當然不一定能影響大局,但事情發展下去,若各種社會上不滿情緒再度滙聚,像林鄭月娥和鄭若驊這些狗官的日子就不會好過。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