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四二八遊行,林鄭月娥昨日(四月二十九日)的回應文不對題,完全不能回答為何必須在立法會七月休會完成修訂。不過,最大的問題還是建制派本身的不同態度和聲音。全國港澳硏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警告,現階段政府不能撤回修例,只有迎難而上…若今次拉倒,二十三條立法恐怕更為困難。佳叔很毒,將修訂案與二十三條綑綁一起,分明是搞局。當然,對於「志不舉易,事不避難」的林鄭大概不會視之為難題。可是,另一方面,政協委員何柱國旗下《星島日報》昨日發表社評,指「政府不能(對反對意見)置之不顧,繼續強闖,而應冷靜地就此全盤思量,若不宜進就果斷暫緩,認真審時度勢,再謀後着」。表面上,這是向林鄭「進諫」,但以何柱國的背景,這篇文評的真正對象應是習近平。坊間很多評論都説,林鄭要回應民情。我倒認為這不是問題的真正核心。問題的真正核心是:香港是否步向九七金融風暴2.0?

近期聲稱「香港聯繫匯率已處崩潰邊緣」(潛台詞是部署狙擊港元)的對冲基金經理KYLE BASS非常「關心」香港。四二八遊行之後,他立即在推特發短訊:「香港大逃亡。很多朋友出售物業,將(港元)儲蓄換成美元,離開香港。林鄭月娥的(逃犯條例修訂)建議違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和一九九二年美港政策法,將香港推入中國的黑暗深淵」。論唱衰香港,此人比任何人都落力,不知特區政府會否將他列入黑名單,禁止入境?

翻查紀錄,KYLE BASS早在二零一六年中已關注香港的房地産價格,並指出是比九七年時更為嚴重的經濟泡沫,此後更經常評論香港政經狀況,有資格成為香港問題專家,至去年更夥拍前白宮顧問班農及網上爆料王郭文貴大力批評中國。很明顯,KYLE BASS花了長時間搭起這個「雞棚」,是希望繼零八年次按風暴後,再來一舖「刀仔鋸大樹」,而那些政治評論只不過是助燃器。

如何評估他的近期言論?在基金界,他的看法在現階段並非主流。以財經評論員CHRISTOPHER BEDDOR為例,反駁他的悲觀看法,指巿場預期美國聯儲局不會持續加息,中國經濟有轉趨穩定之勢,香港有龐大的外匯儲備,金管局亦有其他方法管理短期資金流動… 當然,市場主流看法不一定準確,但起碼在牌面上,目前部署參與狙擊港元的對冲基金應該不多。

這是否代表特區政府可以安枕無憂?剛好相反,一旦逃犯條例條例修訂案接近通過時,再配合美國為首等西方國家表示強烈不滿,甚至採取對應措施,如重新檢討美港政策法,那時狙擊港元的條件就成熟了。

那將會是一場完美風暴。

我之所以在文首説,問題的核心不在民意,而在金融風暴2.0,原理在於,即使反逃犯條例修訂案的遊行人數上升至二三十萬,以林鄭的思維方式也不會妥協退讓,皆因認為港人會繼續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可是,一旦發生金融風暴2.0,所有以上假設必須重新評估。因此,雖然目前各方評論均只專注所謂本地「民意」,但决策者真正思考的卻是國際大環境。

記得九七年時,金融狙擊手索羅斯來港,他當時正在狙擊馬幣。記者問他會否也狙擊港元,他答:不熟悉港元,沒有打算狙擊。事後顯示,他旗下的量子基金正是狙撃港元的主力。不知索羅斯家族此刻有甚麼揾錢大計?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