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Month: May 2019

31/05/2019 每日狗噏 最狗是誰?

1. 林鄭月娥:「 移交逃犯是一個很嚴肅的事情,在聽取意見後,認為要按國際做法,由中央機構提出而不是地方機關,因此稍後要與台灣當局了解,應由哪個機關提出,以滿足這個比較嚴肅、高層次要求的做法。」 特區政府昨日就逃犯條例提出新修訂,當中包括申請移交逃犯一方,要由中央機構提出,如果台灣要求移交台灣殺人案疑犯,究竟應該由什麼中央機構提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要與台灣當局了解。林鄭應該知道中央的「一中」立場,「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如台灣當局向特區政府要求移送逃犯,「中央機構」何所指,恐怕她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林鄭月娥出席一個活動回應記者提問時說,移交犯人是要有法律基礎,如果以個案形式移交,要與申請方有一個協定,並寫清楚當中內容。她說,移交逃犯是一個很嚴肅的事情,在聽取意見後,認為要按國際做法,由中央機構提出而不是地方機關,因此稍後要與台灣當局了解,應由哪個機關提出,以滿足這個比較嚴肅、高層次要求的做法。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今(三十一)日出席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時指出,由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就修訂《侵害人身罪條例》提出的私人條例草案,賦權政府及司法機關,處理香港永久居民涉及在境外涉嫌謀殺、誤殺或意圖謀殺的案件,偏離政府一直沿用的屬地原則,因此並不可行。她表示,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的刑事司法管轄權均依照屬地原則,只有在特定情況,例如涉及國際義務才會延伸至域外。至於刑事追溯力問題,鄭若驊認為,法例只能在法律生效後才可沿用,因此不能處理台灣殺人案,否則違反人權法案。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則表示,政府就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提出的六項措施,包括將可移交罪行刑期門檻提高至七年或以上,政府只處理由當地中央政府提出的移交請求。以內地為例,需要就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的要求等。他表示,引渡逃犯的條例用以打擊罪犯,是公認減少罪行的方法,希望修例能夠讓干犯嚴重罪行的犯人,不能利用漏洞,避免法律責任。楊岳橋表示,他提出的條例草案是處理涉及香港人在海外干犯的殺人罪行,不同意律政司的論點,指出自己的草案是修改法庭程序,而非法律程序,亦可以處理台灣殺人案。 2.梁美芬:「移交安排有待特區政府與台灣當局磋商,但認為事態發展已經變得複雜。」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提出新措施,其中提到只處理由當地中央政府提出的移交請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未有具體回應與台灣哪一個部門商討移交安排。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表示,移交安排有待特區政府與台灣當局磋商,但認為事態發展已經變得複雜,包括涉及政治及國際因素,若果台灣當局堅決在修例後,不進行個案移交,是不理想,亦要向市民交代。 她又認為,無論台灣當局是否引渡疑犯,政府仍然需要修例,堵塞法律漏洞。 3. 楊岳橋:「特區政府提出這項修訂,但未有處理與台灣哪個機構商討移交安排,是沒有做足準備功夫,但就吹噓能夠處理台灣殺人案,是矇騙港人。」 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提出新措施,其中提到只處理由當地中央政府提出的移交請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未有具體回應與台灣哪一個部門商討移交安排。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認為,特區政府提出這項修訂,但未有處理與台灣哪個機構商討移交安排,是沒有做足準備功夫,但就吹噓能夠處理台灣殺人案,是矇騙港人。 他表示,政府修例的初衷是處理台灣殺人案,若果現時說不論台灣當局是否引渡疑犯,均要修例,是「倒果為因」,強調政府最基本要做的,是與台灣商討好安排後,再與立法會討論修例。 31/05/2019 每日狗噏 最狗是誰? 林鄭月娥 梁美芬 楊岳橋 Poll Options are limited because JavaScript is disabled in your browser. 林鄭月娥 69%, 40 votes 40 votes 69% 40 votes - 69% of all votes梁美芬 21%, 12 votes 12 votes 21% 12 votes - 21% of all votes楊岳橋 10%, 6 votes 6 votes 10% 6 votes - 10% of all votesTotal Votes: 58Voters: 43 May 31, 2019 × You or your IP had already vote. Vote 林鄭月娥 梁美芬 楊岳橋 × You or your IP had already vote....

Read More

林鄭不知台灣的中央機構何所指 如何移送逃犯?

特區政府昨日就逃犯條例提出新修訂,當中包括申請移交逃犯一方,要由中央機構提出,如果台灣要求移交台灣殺人案疑犯,究竟應該由什麼中央機構提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說,要與台灣當局了解。林鄭應該知道中央的「一中」立場,「台灣是中國一部分」,如台灣當局向特區政府要求移送逃犯,「中央機構」何所指,恐怕她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林鄭月娥出席一個活動回應記者提問時說,移交犯人是要有法律基礎,如果以個案形式移交,要與申請方有一個協定,並寫清楚當中內容。她說,移交逃犯是一個很嚴肅的事情,在聽取意見後,認為要按國際做法,由中央機構提出而不是地方機關,因此稍後要與台灣當局了解,應由哪個機關提出,以滿足這個比較嚴肅、高層次要求的做法。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今(三十一)日出席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時指出,由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就修訂《侵害人身罪條例》提出的私人條例草案,賦權政府及司法機關,處理香港永久居民涉及在境外涉嫌謀殺、誤殺或意圖謀殺的案件,偏離政府一直沿用的屬地原則,因此並不可行。她表示,世界各地包括香港的刑事司法管轄權均依照屬地原則,只有在特定情況,例如涉及國際義務才會延伸至域外。至於刑事追溯力問題,鄭若驊認為,法例只能在法律生效後才可沿用,因此不能處理台灣殺人案,否則違反人權法案。...

Read More

林鄭否認修訂向商界傾斜 湯渣:提高移送刑期門檻爭取商界支持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三十一)日表示,就修訂逃犯條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昨日公布經整合的意見,在三方面提出六個額外措施,她希望各方能理性務實討論。政府就逃犯條例提出六項修訂,林鄭月娥否認,有關修訂向商界傾斜。林鄭月娥又說,逃犯移交只適用於嚴重罪行這個建議,並非只有商界提出。 不過,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表示,對一些嚴重罪行被剔除感到可惜,但政府要爭取商界支持,讓步是無可避免,如果真的可以令更多人消除憂慮,令修例更易獲得通過,讓步都是值得。 被問到,提高門檻後被剔除的罪行包括刑事恐嚇及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等,但社會上沒有特別呼聲要求剔除這些罪行,為何政府有此建議。他回應說,如果要提高嚴重罪行定義,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刀切,界線劃得一致,若因此令到社會其他人士感到不滿或失望,可能是無可避免的政治現實。 林鄭月娥早上出席一個活動後說,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有關修訂,她歡迎有這個平台能讓官員直接回應,強調有機會面對面作出解釋,對釋除疑慮有正面效用。 她說,由於部分議員的阻礙,不能成立法案委員會,因此要用保安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進行討論,希望議員盡量用好五次會議,合共二十小時作出討論,得到所需的答案,以釋除公眾疑慮。...

Read More

梁錦祥: 所謂「提高移交門檻」是廢話 關鍵是港人不信中國有法治

立法會建制派議員和特區政府昨日(五月三十日)合演了一場戲,可是劇目不太高明,因為TIMING實在太天衣無縫:早上三十九名建制派議員聯署,「建議」逃犯條例修訂案中可移交罪行刑罰年期由三年提高至七年;另外,申請個案移交的機構須由該國中央機關及部門提出,舉例,如由中方提出,則必須統一經由國家級部委,例如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不出十小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同日晚上公布修訂案新建議,完全與上述聯署要求相同。這是「早收三日風,扮爭取成功」的經典例子。那個「要由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請」的例子亦間接顯示,整個修訂案的AGENDA,完全是配合北京的經濟需要。不過,論「早收三日風」,建制派議員之外還另有高人。劉鑾雄早在五月二十九日撤回就逃犯條例修訂案的司法覆核,並在聲明中強調自己「愛國愛港」。本欄之前有「我們都是劉鑾雄」的標題,如今也需撤回。至少,論未卜先知的能力,我等一介草民又如何能與劉先生相提並論。 回顧整個事件的過程,大概可以看出一點端倪。特區政府在完全缺乏諮詢的情況况下,貿然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案。民間(特別是法律界及民主派)的反應完全在北京及特區政府的預計之內。可是香港商界的反彈卻是意外,而且也令人回想二零零三年二十三條立法,自由黨臨陣倒戈的慘痛經驗。不過,商界的反彈並非原則上反對修訂案,港商需要的是利益的保障,具體意思是在中國營商期間的「潛規則行為」,例如瞞税、賄賂、破壞環保、嫖妓、包二奶等既往不咎。衡量之下,北京及特區政府認為在這方面暫時可以作少量讓步,但當然也不可能主動去做。這場戲首先由香港總商會在五月二十八日與李家超首演。 香港總商會的建議可以説是是為劉鑾雄度身訂造:劉鑾雄涉及的澳門洗錢案,刑期為五年三個月。將移交的刑期門檻提高至七年,對他而言有一定安全保障。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及後以説笑的方式指,「或許」劉收到權威消息,澳門不會引渡他,才撤回司法覆核。這是雙重保險,難怪劉先生現在「愛國愛港」。 以上的「讓步」安撫了港商嗎?短期而言,香港商界必定歸隊。不過,這只是表面現象。骨子裏,大家都知道,雙方都是BUY TIME。北京早晚是要向資本家開刀的;香港財閥要像李嘉誠般走資,也要保持隊形,否則就會像四九年上海的企業家那樣狼狽了。 至於普通港人,那會管你甚麼刑期門檻,總之是引渡到中國受審就必定反對,原因不説自明:在共産專政底下,根本無法治、公平審訊可言,例子亦不勝枚舉。這個不信任不是港人獨有,而是全球性的。此外,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已逐漸形成一股社會力量,有它自己的發展規律,未必是一些小修小補的安撫可以消解的。再者,以習近平自詡為「強人」的性格弱點,退讓即代表懦弱,削弱管治威信,所以很大機會硬闖。 後事發展如何,也無需再猜測了。起碼以下一句,習近平會看得明白:「不需放屁!試看天地翻覆。」 梁錦祥...

Read More

政府接納建制派建議 移交逃犯門檻提高至可監禁七年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三十)日傍晚在政府總部見傳媒,公布修訂《逃犯條例》新建議,把移交門檻由早前建議可判處最高刑罰的三年,提高至七年,且移交要求必須由提出地的中央機關提出。以中國內地為例,港府只會處理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的移交要求;刑事調查或充公刑事得益方面,亦只會處理最高人民檢察院或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的要求。 李家超表示,啟動特別移交安排時亦將加入更多限制,保障被移交疑犯在審訊中的權利,包括在移交協定中加入無罪假定、公開審訊、疑犯可有律師表代、有盤問證人權利、有上訴權,以及不能強迫認罪等;法庭移交命令後、特首就是否移交作最後決定時,可以人道理由不移交疑犯。同時,請求移交一方需保證罪行在有效追溯期內,或不屬於因特赦等任何原因而可免於起訴及懲罰。至於疑犯被移交後的探望問題,李家超表示會透過「合適方法」處理,例如若疑犯被移交到外國,可安排領事探望;其他個案亦安排官員探望或其他合作安排處理。 政府亦同意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被判刑者,可申請回港服刑的意見,但由於現行移交被判刑人士條例不適用於內地,故政府會在《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與內地跟進。 至於港府可否拒絕中央機關提出的引渡請求,李家超表示,特首有權處理或不處理任何個案,特首履行《逃犯條例》之下的任何決定或責任時,必須符合條文及守法。...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