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數行推特短訊,足令全球股市在周一(五月六日)強烈震盪,而當中以深指、滬跌幅最大,前者為百分之七點六,後者跌五點六,為三年來最大單日跌幅。恆指亦由上周五(五月三日)收市的30,081下跌至昨天(五月六日)的29,209,跌幅達百分之二點九。看來後市仍會持續波動一段時間。即使如此,仍有一些評論認為美中貿易談判或有轉機,甚至推測特朗普只是「靠㬨」,以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EDWARD LUCE為例,昨天的標題:「特朗普最新的中國關税警告只不過是恫嚇」,副題「這位美國總統有很長的走數往績」。西方主流媒體之憎惡特朗普可見一斑。問題是,這些評論員都不願分析中國的經濟真像,只沉溺於在特朗普的片言隻語中尋找錯誤。甚麼是中國經濟的真像?單慿封鎖美國大幅增加中國貨品關税消息已可知一二。如果中國經濟強勁,現在正是全力鼓動民族主義,和美國打一場轟轟烈烈貿易戰的時候。不打,或不敢打,就足證中國經濟假大空。特朗普個人之處就是對此洞若觀火。

中國股民很冤枉,大冧市損失之餘連蝕錢原因也不明所以。不過,在現代互聯網年代,紙終歸包不著火。平日如何高談愛國,始終不會與荷包鬥氣,也要追究責任。臺灣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稱,美中貿易談判之所以近乎破裂,原因與習近平有關。據説,中方談判團向習呈交的有更多向美方讓步建議,但遭否決。習對談判團隊説:「我會對所有可能的結果負責」。以目前的情况,當然沒有可能核實這個傳言,但作為北京最高領導人,有沒有這段消息,習本人也要為後果負責。當然,中國股民也不會像胡錦濤年代般,上街抗議跌市。

習近平的最大問題是,面對特朗普的攻勢,每每只能見招拆招,幾無全盤策略可言。上午《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推特説,由於特朗普威脅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極不可能在本周前往美國繼續貿易談判。到晚上,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説,談判仍會繼續。如此重大事項,對外發言竟無統一口徑,説習獨攬大權也是個笑話。

我屢次在本欄指出,現在是中國對美情報失效。毛澤東鎖國年代,單靠一個臥底金無怠,已在尼克遜訪華前將美方談判策略及底線弄得一清二楚。現在派了這麼多特工滲透美國,取得這麼多國防科技機密,但卻始終未能摸到特朗普的底牌,未能預計對手出牌,或者不按牌理出牌,這是另一個笑話。

不過,有些事情無須靠情報人員也可監別。那就是中國經濟的真像。旅美華裔經濟學家程曉農説,中國的出口經濟和基建投資景氣早已相繼終結。即使沒有貿易戰,中國經濟也會走下坡。諷刺的是,上述這番話,有多少美國主流經濟學家會聽得入耳?

特朗普的對華攻勢不只經濟,還有軍事。兩艘美國軍艦:導彈驅逐艦普雷貝爾號及鍾雲號(後者以美國華裔海軍少將鍾雲命名)日前駛入南沙群島「自由航行」。這算不算「軍事挑釁」?

西方評論員説特朗普靠嚇,我們也不能絕對否定特朗普幾日後「打倒昨日之我」的可能。可是,單是靠嚇,特朗普也能將中國經濟的真像呈現出來。説到底,在習帝統治下,股市單日暴瀉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