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司長鄭若驊

靠民望長期墊底、醜聞纏身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去講解逃犯條例修訂案,希望藉此「釋除」公衆對這條充滿爭議修訂案的疑慮,本已極為白痴的决定。鄭若驊昨日(五月七日)率領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等一衆狗官,召開所謂的記者會,回應坊間的質疑,效果是適得其反,惹來更多的批評。對於泛民的反對意見,特區政府固然可視之為為反對而反對的聲音,但對建制派中的重量級人物如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的長篇論據,卻以一句「不可行」敷衍,企圖蒙混過關,實在是非常幼稚的想法。現在是愈來愈多的建制派「大老」出來反對修訂案,以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為例,昨日亦發炮,反問政府,若認為臺灣殺人案有迫切性,為何不先處理個案,反而堅持堵塞移交逃犯的漏洞,政府仍未解得通。所謂「未解得通」當然是婉轉説法,因為立法意圖本意不是堵塞漏洞,而是取悦北京。現在建制陣營內出現猛烈反彈,林鄭月娥處理不好,再拖下去的話,就會演變成她個人的政治危機。

老練的曾鈺成當然不會把話説盡,貌似中立,綿裹藏針最有殺傷力。他在接受電視訪問時説,相信審議逃犯條例修訂過程艱難,建議政府主動與各黨派溝通,不要覺得與民主派是對立,同是民主派應履行議員職責,認真審議法案,不應出盡辦法製造障礙。這番話態度温和,但實際上是教訓林鄭,潛台詞是她態度囂張。一周前,林鄭還口黑面黑向記者表明,拒絕就修訂案和泛民議員見面,也補了一句:「如果欲透過會面而向當局作施壓,是沒有可能的事…」

對於另一建制派議員田北辰提議「港人港審」,並分階段先處理臺灣殺人案,再處理長遠移交安排,曾鈺成形容建議合理,但同時「補飛」説,若「港人港審」涉及法律問題未能解決,只做第一步,不做第二步,就如政府説不切實際。他同時質問,漏洞已存在二十多年,為何一定與臺灣案一起處理?他同意先刪走地域限制,但是否奪走立法會的審議權,就可以從長計議。

陳弘毅、田北辰等人提議的「港人港審」有相當的法理基礎,為何不能留給公衆公開討論,這是林鄭、鄭若驊,以及主流建制派不能回答的問題。再看田北辰的舊黨友葉劉淑儀在田的臉書上留言對駡,更覺修訂案的荒謬。修訂案為何急著要過,特區政府至今仍不説一個服衆的理由。

鄭若驊開記者會解話,整件事徹底失敗。失敗原因有二:其一是鄭本人根本不符合出任律政司司長的資格,毫無權威可言;其二,在記者會公開場合,從沒有ENGAGE反對理據,只以一兩句口號式答案回應。以西方政治標準,她是要辭職下台的。當然,此刻林鄭亦無人可用,除非她夠膽用湯家驊。

林鄭素以「好打得」聞名。近期亦獲「志不舉易,事不避難」嘉許。習近平近日給關税問題、股市大跌搞到頭昏腦脹,林鄭最好不要打擾他,為上頭添煩添亂。必須承認,修訂案是難事。不過,正因為是難事,才由妳林鄭主理嘛。因此,必須以最強硬、最堅决態度硬闖這一關,才能毋負上頭對妳的厚愛,期望。出了任何狀况,也要豪氣地説一句:「所有後果由娥一人負責」。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