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史上首場議會羣體肢體衝突上周六(五月十一日)爆發,看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周二(五月十四日)早上泛民、建制兩派議員將繼續進行法案委員會主席台爭奪戰,情况會否更激烈,甚至出現打鬥、流血局面?從新聞片段所見,上周六場面幼稚、滑稽、荒謬兼而有之,例如幾位女議員爭奪主席台坐位,謝偉俊從後箍想搶咪的朱凱迪,以至在混亂期間,建制派圍著在議員席上的石禮謙,高呼「贊成」,以為可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案法案委員會主席人選。如果堂堂議會會議可以這樣進行,當年游蕙禎衝入會議廳,自行拿咪宣誓就職又有何不可?最搞笑的是,石禮謙繼「衰過共産黨」後,上周六再爆多句真心話:「我(對修例)都好多不滿意」。看見他老人家的樣子,我真的擔心他在混亂期間心臟病發。肯認清事實的話,就得承認這個所謂「立法會」已經「壞咗」。學術點形容,就是憲政危機。在正常的民主社會,出現這樣極端情况,議會早應解散重選。但香港從來沒有真正議會,也談不上憲政,現在是基本政治矛盾透過修例事件爆發出來,而罪魁禍首正是柒娥本人。

議事堂起衝突,首個問題是,會否有議員遭「普通襲擊」等罪名起訴,特區政府以甚麼速度進行調查、搜證,甚至「選擇性」起訴?被起訴者又會否援引先例自辯?不過,若特區政府迅速起訴,無疑令整件事火上添油。坊間論者從立法會會議技術層面去提供解决方法,但他們都忘記了,羣衆情緒已開始形成,政府強行通過條例,將會出現相當爆炸性局面。站在泛民立場,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七情上面,哀求石禮謙,兩三日後和顏悦色與建制派談判妥協,泛民支持者,特別是在立法會門外的示威者會有何反應?至於政府方面,有人説,在這個重要議題上讓步,管治威信何在,將來如何立二十三條?政治衝突之所以升級,往往是由於對立雙方找不到退場的下台階。

不過,以上的論據都不重要。經過二零一四年一役後,北京和特區政府覺得大局已定,即使是五十萬人上街,只要他們不行前一步(北京和特區政府判定絕大部分港人都不會),任何事情都易辦。可是事情發展到二零一九年又有些新變化。

前布政司陳方安生昨天(五月十二日)説,「香港自主權移交二十二年來,都未與北京達成任何協議,足見(對逃犯條例修訂案)相關憂慮是有根據」。這是對現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鴕鳥論」最有份量的回應。也要注意,陳太用的字眼是「主權移交」,而非「回歸」。最厲害的是,陳太指柒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的態度「不屑一顧」,不利公衆與政府溝通,亦無助香港社會及國際對修例的憂慮。

香港社會的憂慮,柒娥可以不屑一顧,但國際,特別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的憂慮則是另一回事。那個經濟後果又碰著政治不滿的話,將會是一場完美風暴。自月前訪美獲美國副總統彭斯接見後,陳太比以前高調得多了。柒娥大概會認為她是像肥彭那樣的舊電池發噏風,我則認為陳太是MESSENGER。近日與一些政治中立的專業人士傾談,他們説,一旦修訂案通過,很多外資總部都會遷去新加坡。孰真孰假,逃犯條例修訂案通過後自有分曉。

逃犯條例修訂案的大背景是美中貿易戰。如果説,呢舖柒娥玩唔起,她的老頂習總同樣玩唔起。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