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持續升級。繼美國提高價值二千億美元中國貨品關税至百分之二十五後,中國昨晚(五月十三日)以對價值六百億美元美國貨品關税由原來的百分之五至十,提高至百分之二十五作為回應,六月一日起實施。執筆之際,紐約道指急挫逾六百點,看來今日港股亦出現強烈波動。與此同時,北京市發改委發布「糧油巿場供應和價格波動應急調控預案」,針對粳米、大豆油等價格波幅,設置預警級別,以便必要時作出應變措施。北京市此舉顯示貿易戰有可能影響糧食價格,有人趁機囤積居奇,引發政治動盪。較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發文,警告若中方報復,情况只會更惡劣。不過,從所謂「報復」的價值六百億美元貨品,明顯與美方的二千億美元不對等,再者,特朗普還會對其餘的三千多億中國貨品徴税。相反,中國的在關税方面的子彈也差不多用盡。外界關注,特朗普日內是否在推特發文反撃,甚至有新制裁中國措施推出。

從特朗普近日推特短訊內容可推算,他將以貿易戰作為其競選連任的中心議題之一,具體論據是歷任總統對華軟弱,導致美國政經利益嚴重受損,只有他敢強硬,成功爭取美中貿易平衡,北京遵守國際貿易遊戲規則,更從此不敢挑戰美國霸權…而任何對華友善的民主黨參選人如拜登之流,都會被他打成「 收咗共産黨錢」的「北京代理人」。當然,這個如意算盤的前提是美國經濟不受貿易戰嚴重影響,失業率持續改善,在華美企能成功轉移到其他市場。

北京方面,貿易戰展開至今,完全處於捱打局面。官方無論在外交措辭及政策方面大多軟弱無力,亦缺乏強力主動進攻。在民間,「夜行人吹口哨」的強裝信心言論較多,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為例,聲稱中方有三張皇牌可打贏貿易戰,包括禁止向美國輸出稀土,拋售手上持有美國國債,限制美企在華市場活動等。這種推算有多少水份,行內人心裏有數。以稀土為例,金副院長聲稱,美國要花上幾年時間開發本國稀土,中國可籍此空間自行硏發超級晶片,超越美國,實在是痴人説夢,相信連北京高層都不敢相信。

不過,擺在眼前的問題遠比晶片逼近眉睫:糧食供應。貿易戰中如對美國進行大豆及其他糧食産品徴收關税,甚至停止採購,長期而言,受損最重的是中國自己。事實上,北京當局近期頻頻清查糧倉,嚴重控制供應量,已顯示高層的憂慮。中國本來耕地不足,再加上大量耕地土質汚染、變壞,不得不倚賴進口糧食。貿易戰如影響到基本糧食供應及物價,那就是政治危機。

更不幸的是,正當北京當局強力鎮壓信奉伊斯蘭的維吾爾族人時,非洲豬瘟在中國肆虐,豬肉供應減少;此外,専吃玉米的秋行軍蟲亦構成災害。天災人禍似乎接踵而來。此時打貿易戰並非適當時機。

對於以上問題,習近平可能有不同看法。首先,此時對內顯示任何退讓,只會削減其管治威信、強人形像,更難服衆;第二,當年毛澤東又何嘗不是遇過無數挑戰,挺得過去,領導地位就更穩固。不管如何,美中關係已成為零和遊戲,而貿易戰結果可能在一年內,即二零二零年底前定輸贏。

梁錦祥